熊将军是军方的实权派,在国防部担任重要职责。

    以往他大部分的精力都是放在军队建设上面,但随着这几年国内外舆论使得华夏军方遭受越来越大的压力,他的精力不禁也被分散了。

    不同于军队里强硬的鹰派,但他也没有****的风格。

    他一向都用中立客观的态度审视舆论针对华夏军方的新闻报道。

    华夏国土庞大,有太多的利益需要军人守护,甚至有些是看不见摸不着,不能宣之于口的无形战争。

    内阁一向都很支持军方的做法。

    但随着这几年面临的舆论形势压力越来越大,内阁也有了一定的松动。

    是不是华夏的军方太过强势了?

    虽然现在这个想法是微不足道,但足以让熊将军生出警惕之心。

    忘战必危!

    这可是有着鲜血淋漓的教训。

    他自然不希望不利于军方的局面出现,所以,这两三年他的注意稍稍放到其他方面,希望能够减轻军方面临的强大舆论压力。

    只不过效果不是太明显。

    当然,除了那个联络科。

    他也没有料到两年前刚刚成立的联络科,通过支持影视圈拍摄有利华夏军方正面形象的军事题材电影电视作品,在这短短二年时间里,取得非常不错的成绩。

    虽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军方的大势。

    但也减轻了一定的压力。

    所以,熊将军对联络科的期待也越来越大。

    当他看了梁天晓中校送过来的一份文件之后,这种期待达到了顶点!

    “抢夺一场战争的历史定义权!”

    “好,说的好!”

    熊将军兴奋的大力拍了一下桌子,他内心充满了激动的情绪,这个文件让他眼前一亮,对军方如何改善舆论压力找到了一点头绪。

    真没有想到那个年轻人的头脑,竟然会有这么敏锐的想法。

    简直就是让他是大开眼界。

    军队形象的宣传,还能这样搞!

    梁天晓中校看到熊将军哈哈大笑的表情,神情为之一松,然后整个人也充满喜悦的情绪。

    最近这两天,整个国防部的气氛,凝重得想背负着大山在上班工作一样。

    太压抑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将军露出这么开心的笑容。

    这时,他又听到对面熊将军爽朗大笑道:“那个郭部长真是捡到宝了,回头我要好好找他说道说道,有这么好的人才,竟然不先介绍给我们国防部!”

    听到这话,梁天晓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低头想着其他的事情。

    “小梁!”

    蓦然,一声招呼,他整个人脊梁一挺,腰杆一直,大声应道:“在,将军!”

    “那个杨铭什么时候让他来国防部一趟,我想当面和他聊聊。”熊将军和蔼可亲的说道。

    如果不是考虑到杨铭并不是军队的人,有着娱乐圈的身份,他甚至现在就想让梁天晓把人接过来,看了这份文件,他有太多东西能与这个年轻人交流一下。

    梁天晓中校听到这话,顿时露出苦笑的神色,说道:“将军,现在已经快要过年了,杨铭现在已经会老家福州了,而且我听说他正在筹备婚礼。”

    接下来的话,他没有继续往下说。

    相信熊将军也能清楚怎么一回事。

    熊将军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片刻之后,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想想也就作罢了。

    虽然现在军方面临的舆论压力这么大,立即想要得到改变,肯定不现实。

    再说就算此刻立即让人家拍电影,那也不是需要一段过程吗?

    肯定来不及。

    而且人家即将要办人生大事,把人家在这个时候叫过来,也有点不同人情,关键杨铭毕竟不是军队出身的人。

    想了一会,熊将军随口问道:“那个小年轻估计什么时候办喜事?”

    “应该是正月初七!”梁天晓恭敬说道。

    “哦!”熊将军点点头,“你应该也去的吧!”

    “嗯,我去的,听说文化部的郭部长到时也去,他会当杨铭的证婚人!”梁天晓想到刚刚在电话里杨铭告诉他的消息,就透露给熊将军。

    熊将军一听,眼睛不禁亮了一下,立即感觉这是一个好机会。

    他沉吟一番后做出决定:“行,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参加那个小年轻的婚礼,别的不说,单单他提出的那个‘最可爱的人’口号,就值得我登门道谢了。”

    梁天晓蓦然听到熊将军也要去参加杨铭的婚礼,整个人啪的一下愣住了,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他不禁吞吞吐吐的说道:“这合适吗?将军!”

    熊将军大手一挥,掷地有声的说道:“怎么不合适,而且我正好有事情和姓郭的沟通一下。”

    “那保卫工作要不要提前准备。”梁天晓此时的大脑已经有点麻木了,整个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真没料到这位性急如火的老将军,竟然会这么冲动去参加一个娱乐圈明星的婚礼。

    他只能试图用其他一些理由来阻止这个老将军的想法。

    “在我们华夏的国土上,难道还有人把我吃了不成!”熊将军有点不满扫了梁天晓一眼,然后直接挥挥手说道:“行了,你去忙的,到时候我和你一阵过去。”

    说完这句话,他就把梁天晓撵了出去。

    梁天晓走出办公室,整个人懵懵懂懂的,直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才清醒过来。

    然后他赶紧电话给杨铭,把这个消息告诉对方。

    “什么?”杨铭张大嘴巴,满脸惊愕的表情,然后才反应过来,赶紧问道:“梁哥,你可别拿我开玩笑,熊将军怎么会想起来参加我的婚礼呢?”

    听到杨铭的话,梁天晓苦笑连连,无奈解释道:“真没开玩笑,老将军说是谢谢你那句‘最可爱的人’”

    随后,他又把熊将军看到那份《龙鹰坠落》拍摄计划文件兴奋的情形告诉了杨铭。

    杨铭这才缓过神来,整个人才从刚刚震惊的消息中走出来。

    “好的,梁哥,回头我会做好接待工作的。”

    两人聊了几句,才挂掉电话。

    杨铭坐在沙发上,开始想熊将军过来参加他婚礼的事情。

    本来他并不想把婚礼弄的多么高调。

    隆重并不意味着要惊天动地,他想邀请的人,除了老家这边的亲戚,还有就是在燕京那边的老师同学,以及一些好友!

    再有一个郭部长当他的证婚人就足够了。

    至于其他一些因为业务而认识的朋友,他基本不会邀请。

    但他真没有料到,到最后连国防部的高层都也来了。

    文化部,国防部,有两个官府高层要员前来参加他的婚礼,这弄的他就算想要低调也低调不下来。

    “怎么了?”

    正在忙着帮李秋梅做饭的苏苏,看到杨铭坐在沙发上发愣的模样,不禁坐了过来好奇的问到。

    杨铭立即把熊将军要来参加婚礼的消息告诉了苏苏。

    苏苏听到之后也被吓了一跳,惊讶说道:“不会吧,好像我们和他根本不熟吧!”

    杨铭苦笑一下,把那个‘最可爱的人’的理由告诉苏苏。

    “呵呵,可能是你太优秀了!”苏苏不禁打趣了杨铭一句之后,就跑去厨房继续帮李秋梅忙中饭。

    杨铭无奈耸了耸肩,想了一下,来到书房,打开电脑,考虑《龙鹰坠落》的拍摄。

    这部电影承担他太多的私货,交给别人来拍,他肯定不能放心。

    如果是其他电影,他拿出剧本交给下面人来拍,哪怕就算偏离剧本的初衷,他也不会太过放在心上。

    毕竟每个导演的风格肯定不会百分百相同。

    但这部《龙鹰坠落》,他决定还是自己来拍最好。

    不过这样一来,过年结婚之后,估计他就没有度蜜月的时间了,会直接进驻剧组。

    看来此前和苏苏旅游度蜜月的计划要泡汤了。

    杨铭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之后,心思很快又回到这部电影上面。

    拍《龙鹰坠落》,肯定不能在国内拍,国内没有合适的外景,只能到国外找合适的场地了。

    前世好莱坞为拍这部戏是在摩洛哥拍的。

    工作量很大。

    有些事情现在就可以筹备了,但杨铭现在要筹备婚礼,肯定不能脱身离开,哪怕他再在乎自己的理想,也要给苏苏一个完美的婚姻。

    那么剧组的筹备要副导演去负责了。

    老柴?

    杨铭想了想,心中否决了这个想法。

    如果是古装戏,他想都不想会让老柴做自己的副手,但战争片老柴不太适合。

    他心中很快想到了人选。

    蔡高远!

    刚加入公司的导演。

    虽说是刚加入东方梦工厂,但蔡高远并不是新人。

    他是从军队文工团加盟过来的。

    在文工团的时候,蔡高远虽没有单独执导的经验,但有着很多年的剧组经验,但在文工团一直没有单独执导的机会,就跑到东方梦工厂来了。

    刘主任对此没有什么意见。

    其实文工团每年都会有一定的人员流失,这事早已司空见惯。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蔡高远来当副导演,那么几位主演也要提前定下来。

    几位当红影星搭配几个公司新人,足以把这部戏给支撑起来。

    杨铭想了一下,回头他把要求给朱姐,让她先把合适的人选筛选出来,不过有两个角色他已经有了目标。

    杨超伟和牛华。

    两大影帝联手,足以保证票房成绩。

    不过如果要拍这部影片,全体演员们肯定先要去军队培训一段时间。

    不然演不出军人的味道。

    这事还需要梁天晓联系一下,杨铭希望能够让演员们真实去军中的特种兵基地进行培训体验,而不是去普通的军营走一个过场。

    那就没有太大意思了。

    而且外景的场地,最好也需要军方出面联系。

    甚至有可能官府出面会更加合适。

    《龙鹰坠落》肯定无法在索马里实景拍摄,如果放到国外城市拍摄,其中涉及到多长爆炸戏份,必定需要官府和军方出面才能搞定。

    杨铭在纸上写写画画之后,感觉剧组的筹备有点迫不及待。

    不然时间肯定来不及。

    如果不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部电影拍出来,那么就起不到杨铭所想要的效果。

    他立即打了一个电话给朱姐,把《龙鹰坠落》的拍摄计划告诉对方。

    朱姐听到之后立即发出尖叫的声音:“老板,今天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是你要结婚了,开始改变做事的风格了!你终于主动提起要在自己拍摄的影片提携自家公司的新人了啊!”

    如果朱姐知道前世的流行网络用语,接到杨铭这个电话,肯定会高喊一句:宝宝心里苦啊!

    坐拥娱乐圈最富盛名的点金导演,却无法提携自家公司旗下艺人,这对负责经纪部门的朱姐来说,可谓是压力山大。

    如果不是东方梦工厂,还有老柴、边明城、郑文等几个大牌导演接连不断拍出票房成绩爆红的电影,估计她想和杨铭动武的心都有了。

    这也不能怪她。

    杨铭的电影在娱乐圈,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简直就跟唐僧肉一样。

    谁只要参与进来,演一个角色,绝对能够一夜爆红。

    无数人盯着杨铭的电影,哪怕一个配角,都会有数个当红影星来争夺。

    在这方面,杨铭没有对自家艺人有一点通融。

    如果不符合角色,照样被刷下来。

    朱姐心中没有怨气,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杨铭应付完朱姐之后,想了一下,又分别打给杨超伟和牛华,询问两位明年有没合适的档期。

    就在他一边忙着自己婚礼筹备,一边联系《龙鹰坠落》拍摄各种准备事宜的时候,在太平洋对面那边,也有人为杨铭头疼不已。

    帝美影业。

    哈里森看着手中的一份文件,眉头紧锁不已。

    他没有抬头开口向对面一个西装革履,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士说道:“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东方梦工厂那部电影将会是今年奥斯卡最大的赢家?”

    临近春节,无论是华夏,还是米国。

    新一届的金龙奖和奥爱卡都将揭晓悬念。

    现在的一些造势宣传都已经开始了。

    中年男士面无表情点头说道:“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这样。”

    哈里森闻言心里闪过一丝不舒服,抬头眯眼看了对方一眼,然后靠在椅子上,带着质疑的语气问道:“难道那部电影真的那么优秀,能让你现在就做出这样的判断!”

    “《肖申克的救赎》是这五年中好莱坞最为优秀的电影!”中年男士依然言简意赅的说道。

    听到这话,哈里森心中一沉,脸上有点不太高兴,但他没有说些什么。

    手指在桌面轻轻弹着,对面这位既然这样说,肯定有着充足的理由。

    但他还是有点不明白,为何这部票房惨淡的影片,为何能够被一致认为是今年这届奥斯卡最大的赢家?

    想到这里,他心里就是有点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