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电视,广播,网络等各种媒体,上面铺天盖地全部都是关于这一次军方行动失败的质疑和抨击。

    还有对至在索马里执行任务生死不明的近百人士兵而感到担忧牵挂。

    其中,被媒体爆料正是因为情报错误,才会导致这次行动失败,造成惨重伤亡,更是军方高层倍受媒体痛骂,使得军方上上下下无比煎熬。

    正在福州老家的杨铭,也很快就在第一时间内看到了这个新闻。

    不管打开是电视,还是报纸,全部都是这个新闻,想不知道都难。

    甚至就连吴元芝打电话过来询问杨铭是否要排几个战地记者去索马里采访。

    杨铭听到这个建议,想也不想立即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

    战地记者,新闻自由,听起来确实非常高大尚,但外人又怎么可能知道内在的辛酸。

    而且杨铭也不会拿下面人的生命去开玩笑。

    这固然可以让凤凰电视台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但他绝对不会采取这个措施。

    他让吴元芝去找东方梦工厂负责欧洲业务的梁经理。

    对方这几年待在欧洲负责东方梦工厂的发行业务,与欧洲不少媒体都保持着很好的关系,通过他的介绍,凤凰电视台应该可以花大价钱拿到索马里那边第一手的资料。

    总之,杨铭绝对不会答应让自己人冒着生命危险去博取重磅新闻的机会。

    这有违他的道德底线。

    通过电话,杨铭放下手机,然后泡了一杯咖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信手拿起一张报纸翻了起来,不知怎么,他越是看就是觉得非常熟悉。

    这个时间点,家里正好没人,也让他有了一个比较安静的气氛。

    龙鹰直升机也算华夏军方比较先进的武器装备,在国际上也小有名气。

    现在竟然在索马里被当地武装分子击落,这让杨铭感到异常不习惯,或者他的思维一时还没有转过弯了。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世,这种战争气氛如此临近凝重的时刻,几乎从来都不曾有过。

    而且今世没有所谓的新闻管制,只要不涉及到军事机密,今世媒体什么都敢报道和抨击,军方也不例外。

    即使如此,军方在本土之外的军事行动损失惨重的例子,也是缺指可数。

    杨铭回忆了一下今世的历史,上一次有这种大规模军事冲突导致近百人伤亡的事件,距离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在这二十年期间里,就算有军人在本土之外牺牲,也从来没有一下死这么多人的。

    太震撼了。

    而且还有近百名士兵依然生死不明。

    更是让杨铭感到忧心。

    不管怎么说,他对华夏的热爱一直从未改变。

    蓦然之间,杨铭的脑海闪过一个片段,但他皱着眉头怎么也没有想起刚刚自己到底想的是什么。

    怎么都没有抓住在那一瞬间自己到底疏忽了什么。

    这让他感到有点郁闷。

    就在他准备继续尝试回想的时候,彤彤咯咯的笑声从门外传了进来,打断他的思绪。

    家里人回来了。

    燕京。

    晚上十点。

    国防部依然是灯火通明,大部分部门依然还在工作,没有下班。

    而且气氛异常压抑,没有任何人表现出不满的情绪。

    一帮将军正在布满各种仪器的指挥室里等待着,他们虽然眉头紧锁,但都是镇定自若,没有任何惊慌焦虑的情绪。

    想想也是。

    这些将军哪一个不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怎么可能会被这点小事给弄的惊慌失措。

    慈不掌兵。

    当兵打仗,有伤亡牺牲这是必然的。

    重要的是士兵的牺牲有没有价值。

    忽然,一个军人跑到将军们的面前,敬了一个军礼:“报告,支援已经到达,也已经联系上暴龙小队,他们将会在一个小时后与支援小队会合,然后撤离索马里。”

    “嗯!”

    领头的熊将军点点头,面无表情,听到这个汇报没有任何惊喜。

    其他将军们都微微松了一口气。

    只要人救出来就好。

    现在外界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今天一天,内阁至少打了数十个电话过来询问士兵安全能否得到保障,营救能否成功。

    这让国防部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承担着很大的压力。

    时间过的很快。

    一个小时之后,当暴龙小队成功撤离到会合地点,并且已经撤离索马里,安全达到军事基地的消息传到国防部之后,整个国防部顿时发出惊喜的欢呼。

    终于救出来了。

    到了这时,熊将军才点点头,严峻的神色才稍有缓解。

    他转头对其他几位将军说道:“今天就这样吧,不过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让下面人立即制定计划,士兵们的血不能白流。”

    周围其他国防部高层也都不约而同点头表示赞同。

    不过熊将军又继续说了一句:“这一次我不希望再出现情报错误,再有错误,就让军情局那边的人提着脑袋来见我。”

    第二天,在索马里被围士兵小队已经成功被营救的消息,立即传遍了整个华夏。

    无数民众内心的担忧为之一松。

    不过国防部承受的压力依然很大。

    甚至不少媒体公开质疑国防部,认为堂堂强国,竟然会犯下情报错误如此低级的失误,造成数百名士兵白白牺牲。

    士兵在前线流血牺牲,后防却在拿士兵们的生命在开玩笑。

    论资排辈,排除异己,嫉贤妒能。

    等等各种阴谋论出现在媒体的新闻报道中。

    华夏军方在今世虽说相比其他国家相对比较保守,但即使再保守,依然不是出现媒体的新闻报道中。

    所以,有关军方的负面新闻从来就没消失过。

    这一次低级的情报失误,给了众多媒体向国防部开炮质疑非常好的借口。

    一时之间,军方的负面新闻暴增,使得民间对军方再也不像以前那么信任。

    国防部。

    梁中校刚被上面喊去开了一个会议,结束之后,满脸阴沉出来之后,只顾想着心事,却没有注意人,在路道拐弯的时候,撞到一个人。

    “不好意思。”

    正当他道歉的时候,对面的人喊道:“原来是老梁啊!”

    梁中校闻言抬头一看,脸上挤出一点笑容,打声招呼:“原来是你啊,老鲁!”

    被撞的人是征兵办的负责人鲁科长。

    鲁科长似乎看出梁天晓心情不好,不由试探问道:“怎么?你也被训了?”

    “没办法,谁叫我那部门多少也与宣传搭了一点边呢!”梁天晓耸了耸肩说道。

    听到这话,鲁科长也心有同感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他转头看了一下周围,说道:“到你那边坐坐吧,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两人到了联络科,倒茶点烟,不一会儿,房间里就是烟雾缭绕。

    可见他们现在的心情是多么的糟糕。

    “老梁,你那还算好的,只是让你利用平时与那些电影公司的关系,疏通一下媒体而已,我这算是麻烦大了。”鲁科长率先抱怨说道。

    “哦,你那边怎么了?”梁中校不由好奇问道。

    鲁科长又叹了一口气:“本来今年冬季征兵因为中东经常会有伤亡数字而非常被动,现在又闹这一出,简直就是要我的命啊!明年的征兵工作就不说了,现在不少已经刚刚报名入伍的士兵,都或多或少出现思想上的包袱。”

    听到这句话,梁中校也颇为同情的看了对方一样,对方确实比他难多了。

    他只是利用平时与电影公司的关系,疏通一下媒体,以他们部门的影响力,除非那些电影公司以后不想与军方打交道,不然或多或少,都会出点力。

    但鲁科长那边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这时,鲁科长大口抽了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郁闷的说道:“我这形势刚刚一片大好,现在出了这事,你说我背的!”

    梁中校闻言默默点头,对方确实时运不济。

    本来先前因为杨铭那个征兵广告,使得军人形象骤然提高,多多少少减轻了征兵的难度,现在忽然出这么大的事情,一切都变为泡影,化为乌有。

    杨铭?

    想到这个名字,梁中校神情不禁一怔,脑海中似乎想起了什么。

    他立即开口道:“也许他会有办法。”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梁中校忽然冒出这样一个疯狂的念头,而且就像某个植物止不住的疯狂成长。

    “谁会有办法?”鲁科长低着头说道。

    “杨铭。”梁天晓吐出一个名字。

    鲁科长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找他能有什么用,再说在这个情况下,人家怎么可能会来趟这个浑水。”

    这时,梁天晓已经拿出手机,开始翻杨铭的电话号码,听到鲁科长这话,一边找电话号码,一边说道:“别人我不敢保证,但电影圈中,这个年轻人绝对是最与众不同的一个。”

    说到这里,他仿佛想到一些事情,露出回忆的神色,用莫名的语气说了一句:“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他可能算是电影圈里最为鹰派的导演!甚至有时候我认为对方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鲁科长听到梁天晓的评价,脸上出现不可思议的神情,他与杨铭又不是没有相处过,还真没看出来这个年轻人竟然有这样的一面。

    真不知道这个老梁是怎么看出来的,会有这样偏激的评价。

    梁天晓找到杨铭的电话,立即打了过去。

    福州。

    杨铭缓缓放下手机,眉头紧皱,一脸凝重的神情。

    他真没有料到在这个时刻,梁天晓会打电话给自己,而且对方提出帮忙的内容,竟然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是不是对方太过相信他了?

    还是说把死马当活马医。

    在电话中,梁中校竟然询问他有什么好的办法,来扭转目前负面舆论形势。

    刚刚他听到这句话,顿时有种被雷击的错觉。

    对方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不过结果显然是不可能。

    梁天晓还真是打电话过来真心实意来询问他的。

    他没有一口回绝对方,只是说会让自己旗下几个传媒产业会尽量配合国防部的需要,不会跟风抨击质疑军方。

    有凤凰电视台、广粤日报等几家传媒产业的存在,杨铭确实有这个实力说这番话。

    但当他想到刚刚挂电话之前,梁天晓明显落寞的语气,心里不由动了一下。

    这时,杨铭的脑海中一个刚刚闪过未曾抓住的念头,又浮现了。

    “我靠!”

    “我怎么把这个都给忘了!”

    “难怪我说这么熟悉呢!”

    杨铭想起了什么,立即对着厨房大声喊了一句:“妈,我去书房一下,你们先吃,别喊我了。”

    随后他就冲进书房,把门关起来。

    拿出本子,翻开一页纸,写下四个字。

    《龙鹰坠落》!

    按照前世的记忆来说,那就是《黑鹰坠落》。

    他怎么忘记前世这部曾经无数军迷非常喜欢的战争电影呢!

    尤其里面巷战拍摄更是犹如教科书一般经典。

    前世,这部电影就是以真实事件为背景拍摄,事情的经过几乎就和现在的华夏一样。

    因为情报错误而与索马里当地军阀武装进行持久的巷战过程,这只是由陆军约150人于1小时内执行完毕的小任务,不料遭到当地军队的偷袭,竟演变成一场长达15小时的困兽之斗的故事。

    杨铭想想就觉得非常奇妙,不过也是在情理之中。

    今世华夏取代米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国家强盛的实力体现在方方面面。

    尤其中东更是被华夏死死的掌握在手中。

    在这种大环境下,西方和米国的势力范围倍受挤压,这也使得非洲的利益争夺更加激烈,索马里的战乱也是顺理成章。

    华夏作为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必定会承担很多的义务和职责。

    当然这些光鲜的形象,都是用来糊弄普通民众的。

    世界的秩序,其实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前世米国拳头大,那米国就成了世界警察,成了********,被无数国人痛骂,冷嘲热讽。

    其实国人心底谁不希望自己的国家也是流氓。

    只能我们欺负人,别人不能欺负我们。

    今世华夏做到了。

    不管是华夏派兵到索马里执行军事任务的动机是什么,杨铭绝对会毫无理由站在军方这一边。

    但这样一来,如果继续套用前世《黑鹰坠落》的剧本,就有点不太合适了。

    前世这部电影经典是经典,但里面反战的味道很浓,其实杨铭也不反对反战,但这部电影似乎与米国官府倡导的主流思想有点不合拍。

    这也导致这部经典的电影,非常不符合米国官府的胃口,以至于拿不了奥斯卡最佳,只拿了最佳音响和最佳电影剪辑两个小奖自我安慰一下,而以伊拉克战争为背景的《拆弹部队》却荣登桂冠,原因很简单,这片子的思想才是米国官府的态度。

    杨铭现在既然要把这部电影搬到今世,套在如今出现在华夏身上的索马里事件,那么剧本的核心主题肯定要动一下小小的手术。

    他可不希望电影拍出来让别的国家影迷看了之后更加厌恶华夏,这可不是他所需要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