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

    约翰尼·加登在办公室里看着手上的报纸,淡然的表情,让人猜不透这位老人心中的想法。

    好莱坞作为西方娱乐事业的中心,法国那边突然爆出戛纳奖邀请《变形金刚》参加评选,以及杰罗姆意有所指的言词,第一时间内就成为了被米国本土所有娱乐媒体的头版头条。

    奥斯卡金像奖再一次以反面的形象,出现在公众的面前。

    不过,经过差不多一年时间的消磨,年初因为丑闻而给奥斯卡带来的负面影响,以及被压到最低。

    所以,别看现在媒体上再一次翻出以前的老日历,但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对奥斯卡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毕竟奥斯卡金像奖好莱坞的象征,造型的源泉,好莱坞的媒体再怎么喜欢主持正义,也不会主持到自家头上,这种行事风格无论是在前世,还是这个世界,可都是一脉相承的。

    只是仅是这些媒体没有前世那么强势而已,因为有华夏。

    加尔斯坐在一边,神情略微紧张的盯着面前的老人,媒体上突如其来刮起针对奥斯卡的新闻报道,这让他有点不知所措,心里没有多大底。

    以前他一直羡慕劳伦斯的位置,但只有当他自己做到这个第一副主席的位置上,才明白这个位置并不好坐,犹如坐在火山口经受烧烤一样,尤其是在丑闻爆发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先生,你看我们这边该怎么处理?”加尔斯忍不住担心,小心翼翼的问道,“是不是让人去联系媒体,把事情压一压?另外对于那个华夏年轻人该怎么对待?2个月后是否邀请他参加这届的奥斯卡?”

    约翰尼听到加尔斯的问题,慢慢放下报纸,摘掉眼睛,淡淡的看了加尔斯一眼,轻轻说道:“没有必要,你想多了。”

    奥斯卡丑闻爆发,劳伦斯作为替罪羊被推了出去,虽然最后捅了组委会一刀,但很显然第一副主席的职位也早已换人了,也就是眼前的加尔斯。

    对于这个人,约翰尼本来就不是非常满意,但丑闻之后,组委会必须要尽快稳定下来,迫不得已之下,他让加尔斯来担任这个职位。

    但现在看来,对方的能力确实不行。

    “那?”加尔斯听到对面的回答,神情一愣,他想多了?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他怎么可能想多了?

    ——咚咚。

    约翰尼敲了敲桌子,双眸看着加尔斯说道:“杰罗姆那个老家伙做事滴水不漏,他说话是属于他的权利,言论自由,况且他话中没有提及奥斯卡一个单词,我们没有必要像做了亏心事一样,手忙脚乱,我们就当什么事情没发生过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额!”加尔斯闻言一惊,这也可以?

    加尔斯的反应,约翰尼看在眼里,但这时他并没有继续再开口解释,想得通就想,想不通他也不会再次费心解释。

    “那个华夏的年轻人那边呢?”加尔斯又继续问另外一个问题。

    毫无疑问,杨铭这个人名,无论他们怎么回避,也躲不掉这个人。

    一部《变形金刚》横扫整个全球电影票房市场,其3d版本带来的视觉冲击力,更是震撼人心。

    这部电影就像一座大山,横在这一届奥斯卡金像奖的前面,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无视这部创造一系列票房记录的电影。

    说实话,加尔斯心中最头疼的就是这部电影和拍这部电影的那个年轻人。

    想要无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要让他脸上堆满笑容,盛情面对对方,加尔斯也办不到。

    这让他无比纠结。

    听到加尔斯提及杨铭,约翰尼也忍不住皱了皱眉,那个来自华夏的年轻人,也让他感到头疼。

    对方在电影上的才华,固然让他非常欣赏,但此前因为这个年轻人产生一系列对奥斯卡金像奖不利的影响,让老人心中对这个华夏年轻人又感到憎恨。

    突然曝光的录音,劳伦斯对组委会反戈一击,反而有钱移民到国外过上花天酒地的日子,毫无疑问,这一切都与那个华夏的年轻人,肯定有着一定的牵扯。

    他不相信所有事情,都是那么巧合。

    也就是说,奥斯卡金像奖之所以爆发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危机,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年轻人一手导演的。

    虽说这是因为奥斯卡自己本身的因素引起的,但这个年轻人反击的手段,无疑,已经超出了老者的心里底线。

    哪一年没有电影和导演、演员受委屈的?难道就不能多一个人吗?

    尽管约翰尼心中对杨铭的看法异常不爽,恨不得彻底在好莱坞封杀这个年轻人,但他沉默了一会,还是说道:“有时候,事情不能光听别人说,要自己去接触,你所看到的,听到的,往往都并不一定是真的;回头你安排一下,宣布《变形金刚》也已经入围了奥斯卡的评选。”

    “什么?”加尔斯无比诧异的看着老人,他是真没有想到,面对那个年轻人,自己这边不仅没能还击,还要贴上笑脸与对方联系。

    这个结果是不是弄反了?

    就算《变形金刚》再这么成功,也不能让有着悠久历史的奥斯卡这样做吧?

    “嗯!”约翰尼有点不耐烦的皱起眉头说道,“如果你不愿意去做,那我换一个人去负责这个事情。”

    “哦,不,不,先生,我刚刚只是在思考该怎么接触对方。”加尔斯有点慌乱的解释道,随后他向老人保证一定把事情处理好,才告辞离去。

    看着加尔斯离去的身影,约翰尼不禁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

    他把目光再次放到面前报纸的新闻上,刚刚他看了不少媒体的新闻报料,心中能够肯定这次突然爆出《变形金刚》参加戛纳奖的评选,估计是杰罗姆那个老家伙一手搞的鬼。

    这个老家伙要给所有人造成一种错觉,那就是那个年轻的天才,似乎害怕继续受到奥斯卡金像奖不公正的对待,而选择了戛纳奖,不会参加奥斯卡金像奖。

    约翰尼可以肯定那个华夏年轻人绝对不会选择这种方式来恶心奥斯卡这边,因为这种做法完全根本就是不成熟的表现。

    而通过此前自己猜想杨铭很有可能就是造成奥斯卡金像奖丑闻危机的最大幕后主使,他认为这个年轻人不会这么浅薄无知。

    就算杨铭浅薄无知,约翰尼也认为巴伯不会这样愚蠢。

    与奥斯卡金像奖彻底撕破脸皮,那就相当于与好莱坞划清界限,这对东方梦工厂并没有任何好处,而且米国本土电影票房市场还是世界三大票仓之一。

    对方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这么重要的电影市场呢。

    绝对不可能。

    所以,他敢肯定,一定是杰罗姆那个老家伙自己搞的鬼,于是,他才安排加尔斯去接触那个年轻的天才。

    为了奥斯卡的名誉,自己受点委屈,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身在燕京的杨铭,并不知道米国那边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奥斯卡那边为他弄的非常纠结。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消息。

    加尔斯没有亲自跑到华夏与杨铭接触,他还拉不下这个脸,而是跑去与巴伯联系见了一面。

    巴伯很快就把奥斯卡那边的决定,通过电话告诉了杨铭。

    对于参加奥斯卡,杨铭自然不会拒绝,但也不会太过重视,听完巴伯的电话,他就让巴伯自己做主,只不过到时候他会不会亲自去,要看时间上的安排。

    最近几天,他又开始忙了。

    不仅要完善修改《赤壁》的剧本,还要亲自出面邀请每一个计划中的演员,不然也不会被那些记者们发现,然后四处打听,才知道杨铭已经有新片拍摄的计划了。

    看到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杨铭与刘信盛商议了一下,因为他已经通过老院长和李沧海前辈的牵线搭桥,已经确定了几位演员名单,索性就不再隐瞒,决定召开一个新片新闻发布会。

    新闻发布会上,当包国安、孙延军、吴东、杨超伟、牛华、李香君等诸多天王巨星一起亮相后,把所有到场的媒体记者是惊得目瞪口呆。

    这些到场的明星,每一个人可都是影帝影后级别的大腕明星啊。

    就算李香君不是演员圈的,但也是歌坛大神级别的人物啊,在影响力上,与影帝影后相比,那是有过之而不及啊。

    “杨铭,你的新片到底是什么类型的电影啊?”

    “杨导演,请问这么多到场的嘉宾,都将参与你新片的拍摄吗?”

    。。

    新闻发布会还没有正式开始,现场就已经乱糟糟的一团,所有人都交头接耳猜测杨铭的新片到底是什么样的电影?

    而一些坐在前排的记者,早已按捺不住,大声向杨铭询问,想要首先得到答案。

    杨铭看着台下有点混乱的记者人群,轻咳了一声,然后大声说道:“大家静一静。”

    片刻之后,现场终于安静下来,但是闪光灯的声音,依然不时响起,没有哪个记者面对台上坐着的数位嘉宾,而显得无动于衷。

    “我们华夏有着五千年的历史,华夏文明也是这个世界上的四大文明之一,我们华人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我们都以是龙的传人为傲!”

    “但是,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有关我们华夏历史的优秀电影,却是很少。”

    “所以,我经过认真思考,决定要拍一部有关华夏历史长河中最璀璨,最恢宏历史的电影,那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随着杨铭这声话音落下,这时台上竖立广告板上的红布被拉开。

    红底黑字,上面写着两个大大的汉字——《赤壁》!

    而下面落款则是:应辉!

    “天啊,竟然是应老爷子的题字!”

    “大手笔啊,应辉写的片名,估计这是电影圈的第一回吧?”

    “不愧是应老的字,写的太好了!”

    应辉,华夏书法协会终身荣誉主席,江南书法学院院长,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位老爷子在书法上的成就,可谓是当代第一人。

    也被不少人称为‘活着的王羲之’。

    概因这位老爷子在书法上的成就,可以说是当代中最高的一人,千金难求。

    应辉幼承家学,学书由王羲之入手,后涉欧阳询、颜真卿,继攻汉魏碑刻及米芾行草和孙过庭草书。书作以行草、隶书见长,朴华兼容,俊雅宏达,他的书法作品,已经成为当代无数学子临摹学习的必选教材。

    由此而致这位老爷子在华夏的影响力。

    另外一个方面,去年曾有一个拍卖行拍卖过应老爷子二十多年前的笔墨,拍出了4000多万华元的天价,成为当代书法作品价值最搞之人。

    随着年事已高,老爷子基本很少动笔给人题字留言,就是国家高层一些领导,想要找老爷子求字,也基本都被回绝了。

    在这种情况下,杨铭新片的片名,竟然是由这个老爷子题的字,所造成的影响和震撼是可想而知了。

    台上的数位嘉宾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他们都纷纷转过头,看着后面广告板上应辉老爷子的题字,称赞不已。

    “小师弟这次的手笔可真是太大了。”杨超伟低声向牛华说道,他是杨铭第一个邀请的演员,当他得知杨铭要拍三国电影时,整个人都被杨铭的计划给吓住了,而且他又得知杨铭想要让自己饰演诸葛亮这个角色,他没多想就答应下来。

    三国啊!

    这可是无数华夏人心目最喜欢的一段历史!

    可以说,每一个华夏人从小都是看三国的故事长大的,杨超伟也不例外。

    听到杨超伟的感叹,牛华也不禁点了点头,这手笔何止是大啊,简直就是比全明星还全明星,现在连片名,都是找了一个大神级别的人来题字,这部《赤壁》的庞大拍摄计划是可想而知了。

    “哈哈,我猜我们《赤壁》剧组估计是电影圈有史以来,第一个还没开拍,就不怕票房收入好不好的剧组,但就这两个字,估计就值一个亿!”包国安看到广告板上龙飞凤舞写的两个打字,啧啧赞叹说道。

    “老包,你就不能有点好话吗?难道你就这么不看好我们这帮老骨头吗?”孙延军老师在一旁听到包国安的话,不禁爽朗笑着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