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上的世界中心,在清朝以前一直都是在华夏,虽然也有黑暗的时期,但很快就追赶上来了。

    只不过当清朝统治华夏后,世界的中心就转移到西方,工业化使得西方用枪炮打开了华夏的大门,华夏的近代史就是一部屈辱史。

    当然,今世因为伟人的出现,华夏与米国并列再次成为世界的中心。

    黄种人,白种人,都站在这个世界的顶尖。

    但黑人,很显然,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华夏,都处于底层。

    相对而言,黑人在华夏的地位还要好上不少,毕竟华夏民族一直以来,都是海纳百川,要比崇仰丛林法则的西方白人世界,对待其他民族要柔和一点。

    乌比在欧洲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获得一个重要的角色,可见如果不是她演技太糟糕,那就是不受待见,而且她的相貌跟优秀挂不上钩。

    杨铭听着乌比的自我介绍,对她的有了一点粗布了解,他抬头看到牛华正对自己招手,示意介绍人给他认识。

    于是,他就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乌比。

    “乌比女士,这是我的名片,明天你打我电话试镜,具体的决定,我想等试镜之后再说。”

    杨铭做事比较严谨,并没有做出保证的决定,虽然乌比的形象比较适合灵媒奥塔这个角色,但还是要等他看过对方试镜之后再说。

    “好的,杨,我明天肯定给你打电话,真是太谢谢你了。”乌比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作为目前全球最有人气的天才导演,突然向她发出试镜邀请,她仿佛觉得天上掉馅饼砸中了自己,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莫名的兴奋之中。

    看到乌比激动的模样,杨铭正准备转身离去,想了一下,轻咳一声道:“这个角色是有关一个神秘可以与灵魂交谈的人,你可以想象成这是一个穿的花枝招展,满手金戒指显摆的巫师。”

    说完这句话后,杨铭就转身离去,向牛华那个方向走过去。

    而乌比一个人站在那里,嘴里不停的念叨着:“神秘,灵魂,花枝招展,满手戒指,巫师”

    这时,沙琳走了过来,撇了一下乌比手中的名片,故作无视的说道:“怎么难道杨铭真的邀请你演戏似乎不太可能吧某人的演技可不过关哦。”

    “和你有什么关系”乌比得意的扬了扬手中的名片,然后迅速就放进包里,向出口走去。

    “你去哪里难道你不参加今天的慈善晚会了要知道到时候会有很多大牌导演来捧场,万一被谁看中,说不定就有戏接了哦。”沙琳故意说道。

    乌比闻言,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对着沙琳,轻哼一声道:“这个机会还是留给你吧,我不在乎。”

    “你”

    沙琳气得想要说些什么,但看着乌比离去的背影,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种场合下,她做的也不好太过,只能自言自语的发狠轻语道:“自以为是的家伙,走着瞧。”

    她和乌比两人都是来自同一个大部落。

    但两人的关系却异常糟糕。

    乌比的身份和背景,总是会让相貌外表比较优秀的沙琳心生妒忌,总是会给对方找一些麻烦。

    只是这次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会与华夏的天才导演有交集,使得自己没有用武之地。

    片刻之后,慈善晚会正式开始。

    杨铭、牛华、梁经理他们三人坐在一起,首先开始的是拍卖,今晚的拍卖并不是什么稀世珍宝,而是明星名流拿出一些对自己有意义的东西出来拍卖,拍卖所得都会捐献给一家慈善基金公司。

    对于这个拍卖,杨铭让梁经理代表东方梦工厂捐献了一个精致的钢雕变形金刚,相对放在露天里十几米的模型,杨铭这次拿出来的只有一米多高的袖珍型汽车人。

    不过,这个汽车人模型还在华夏,杨铭已经让刘信盛派人送过来了,估计明天才会到,但这不妨碍晚会上的拍卖。

    他提供了一些照片给对方慈善组织作为宣传形容。

    2个多小时之后,慈善晚会终于结束了,杨铭提供的汽车人模型,成为了场中拍卖价格最高的物品。

    30万欧元,120万华元,相对制作成本,堪称天价了。

    就在杨铭他们准备离去的时候,这时,两个中年男子向这边走了过来。

    “杨铭先生,你好。”

    其中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向杨铭问好。

    杨铭闻言看向对方,貌似两人自己都不认识,而另外一边看到这两人的梁经理,神情一怔,但很快就恢复正常,眼眸里闪过一丝惊喜,迅速在杨铭耳边轻轻说道:“对方是戛纳奖的杰罗姆霍伊尔主席与斯帕克斯诺副主席”

    听到梁经理的介绍,杨铭心中也充满惊讶,他真没有想到这两位大神级别的人,也会来这个慈善晚会,貌似看对方的神情,似乎就专门来找自己的,他心中虽然讶异,但脸上立即面带笑容说道:“您好,尊敬的杰罗姆霍伊尔主席”

    如果说杨铭心中最为尊敬的人是谁,那么毫无疑问是自家学院的老院长,老院长在学院这么多年,可以说桃李遍天下,在电影圈是德高望重。

    而杰罗姆霍伊尔主席这位老人,也是如同老院长一样,在欧洲的电影圈有着崇高的地位。

    也正是因为有这个老人,戛纳奖始终保持自己的评审风格,与华夏金龙奖、米国奥斯卡金像奖,并称世界三大电影奖项。

    戛纳奖能有今天在电影界的独特地位,这位老人绝对是功不可没。

    杨铭早就听说过这位老人,但一直无缘认识,但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这里与这位老人相见。

    “我知道你”杰罗姆霍伊尔主席指着杨铭笑着说道,“两年前,我在华夏的好友李带着他的那部战争历史电影参加戛纳奖,就曾听他提过你,说你在音乐上有着无人能比的天赋,只是可惜当时他那部电影只是一些原因,不能参与评审,不然当年的戛纳奖最佳电影音乐就会是你了”

    “没想到短短两年的时间,你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但却不是在音乐上,真是令人惊叹啊”

    杨铭听到杰罗姆霍伊尔主席这番话,顿时知道对方说的是李沧海前辈,只是他听到眼前这位在欧洲电影圈举足轻重的老者对自己的夸奖,也忍不住有点不好意思道:“多谢您的夸奖,其实我只是一个对电影充满幻想的年轻人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