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音唱片。

    贝克提议要购买《ifeveryonecared》和英文版《吻别》的版权,显然让托德和那位经纪人动心了。

    这位经纪人叫汉斯,在娱乐圈里也是一个非常精明的经纪人,最擅长的就是把利益扩大化。

    甚至为了利益,一些黑暗阴面的事情,汉斯也没少做,在他的眼里,只有金钱才是最重要的。

    此时,只见汉斯的眼里闪烁着狡诈算计的眼神,显然肯定是在计算这件事情能够为他带来多大的利益。

    “这位原唱歌手只是华夏的一个才20岁的年轻人而已,况且我打听到他是一位导演系学生,日后发展的中心,肯定是在华夏!”贝克看到眼前两位有点犹豫不决的模样,不由说出他打听到的消息。

    汉斯和托德对视了一眼,虽然托德眼眸带着一丝疑虑,但随着汉斯微微点了点头后,过了片刻,托德就露出坚定的眼神,显然他已经有了决定。

    原来是华夏人唱的两首英文歌曲啊,不是欧米的本土歌手,而且那位华夏歌手还是一个年轻人!

    那么一切就好办了!

    对付这种入世未深的年轻人,汉斯是最有心得了。

    “贝克先生,那么怎么操作这件事情呢?”汉斯抬头注视着贝克询问道。

    “不急,等我先让公司在华夏的分部,询问一下那位年轻的歌手,如果这样就不用我们操心了。”贝克脸上充满自信的笑容说道,仿佛在他心里,这只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

    坐在对面的托德和经纪人汉斯,看到贝克如此自信,也没有当一回事,放下心里,坐等那位华夏年轻的歌手,会双手把这两首英文歌曲的版权奉上。

    在他们看来,那位年轻的华夏歌手完全就是糟蹋了这两首经典的英文歌曲。

    如果换成托德来演唱,并且把这两首歌曲制作成唱片,那必然会火爆整个欧米,而不像现在这两首歌在过了那一阵风头之后,显得不温不火。

    这两首经典的英文歌曲,在那位华夏年轻歌手手里,简直就是一种浪费。

    很快,贝克就给华夏分部那边人打了一个电话,安排他们现在就去处理向那位华夏年轻歌手购买歌曲版权事宜。

    美音唱片在华夏的分部,其实就是上面母公司泛美娱乐在华夏的分部。

    当泛美娱乐华夏分部的一个叫阿尔瓦的部门经理,接到贝克的电话后,一时之间也没有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毕竟从一个年轻人手里购买两首英文歌曲的版权,在他看来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难道还有谁和钱过不去?

    贝克不相信,托德和汉斯不相信,而这个阿尔瓦也不相信。

    当阿尔瓦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后,突然想起贝克打电话过来,请他帮忙的事情,就开始上网查询这个华夏歌手的资料。

    本来他也没有在意,可是当他在网上搜索杨铭的姓名之后,突然出现无数有关这个姓名的新闻,不由就闪眼了。

    杨铭?

    忽然,阿尔瓦顿时想起了这个杨铭是哪一位杨铭!

    贝克给他的是拼音,而不是汉字姓名,阿尔瓦一开始根本就没注意彼杨铭就是那个杨铭,现在当他看到电脑屏幕里有关杨铭的无数新闻,当即愣住了。

    他想起这个华夏年轻歌手到底是哪一位了。

    先不说这个华夏年轻歌手的音乐天赋,前不久自家公司在华夏上映的电影,可是狠狠的被这个年轻人自导自演的一部电影扇了一巴掌!

    对此,阿尔瓦到此刻依然是记忆犹新。

    相信所有泛美娱乐华夏分部的人,都不会忘记这件事情,不会忘记这个年轻人。

    一个华夏娱乐圈的妖孽!

    阿尔瓦在华夏多年,还是有一点人脉关系,很快就要到了刘信盛的联系方式,至于杨铭的电话,不要说阿尔瓦,就是华夏那些神通广大的媒体记者们,也没有杨铭的私人电话。

    想要联系杨铭,就要通过刘信盛,要不就是朱姐这个东方梦工厂的王牌经纪人。

    外界只有通过他们两个才能联系上杨铭,当然杨铭的亲朋好友除外。

    阿尔瓦打通刘信盛的电话,说明来意,刘信盛听了之后一愣,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本想立即拒绝泛美娱乐这家好莱坞巨头公司的要求,可是想到对方的地位,就有点犹豫,迟疑了一下,就告诉阿尔瓦了杨铭的私人电话。

    兰芳坤甸拍戏现场。

    杨铭挂掉手中的电话,皱着眉头,脸色露出思索的神情,仿佛遇到难以理解的事情。

    “铭少,今天还拍吗?”这时,老柴走过来问道。

    杨铭立即看了下时间,想了想,就说道:“今天就到这吧!”

    “嗯,好的,那我就去叫他们收工了。”老柴点头应声道。

    现在已经是4月,对处于南洋的兰芳来说,这里的温度已经差不多相当于本土这时候的初夏了,忙了一天,大家肯定已经累了。

    杨铭坐到一边,看着工作人员收拾道具,开了一瓶矿泉水喝了起来,然后脑海中不由想到刚刚的电话。

    泛美娱乐,也就是《紧急迫降》这部春节档期票房排行榜第二位的制作公司,旗下的一家唱片公司,竟然想要购买他的两首英文歌曲版权。

    对此,杨铭当然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竟然让他为了钱,而转让两首经典英文歌曲的版权,难道还有谁比他更了解这两首歌曲的价值吗?

    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事业重心,依然还是在华夏,影响力还没有到国际上,但这并代表他就忽视了国外的娱乐市场啊!

    再说以他杨铭现如今的身份地位,还能缺少这点钱?

    难道泛美娱乐作为一家好莱坞的巨头公司,做事情就这么不经过大脑吗?

    什么都不调查,竟然来和自己洽谈这个事情。

    实在是令杨铭太讶异了。

    尼玛,都把注意打到他的头上了。

    想到这里,杨铭的眼眸闪现一丝光芒,心里暗道:“也不知道让刘信盛去办的那件事情怎么样了?”

    于是,他就拿起电话给刘信盛打了过去,“刘哥,之前我让你去联系的事情,怎么样了?”

    “铭少,我在国外联系了不少公司,但他们都有着比较大的疑虑,不太愿意和我们合作!”刘信盛委婉的说道。

    杨铭听到刘信盛的话音,显然猜到当时那些外国公司说的话,肯定要比从刘信盛口中转述的要刻薄的多,抿了抿嘴,轻叹道:“麻烦刘哥了!”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刘信盛轻松的笑道,然后他迟疑的问道:“对了,铭少,泛美娱乐刚刚应该联系你了吧,他们可是米国好莱坞的巨头公司,如果能和他们合作的话,那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啊!”

    “额!”杨铭默然,他明白刘信盛话中的含义,毫不犹豫的说道:“刘哥,我不会出卖这两首英文歌曲版权的,虽然我现在的事业重心在华夏,不代表我一辈子就只窝在华夏娱乐圈里!虽说现在通过交易,可以让泛美娱乐发行这次我拍摄的《一球成名》,但是之前我那部《那些年》把他们那部《紧急迫降》压得比较狠,你能保证他们会一定用心发行我们这部电影吗?”

    没错,杨铭让刘信盛现在去联系的就是寻求在米国和欧洲发行《一球成名》的机会!

    本来刘信盛转了一圈,没有找到任何机会,毕竟对于国外电影发行公司来说,冒着风险发行一部没有任何华夏巨星的足球电影,这种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大到得不偿失,投入和收获完全是不成正比。

    所以,转了一圈,刘信盛被打击数次,根本找不到任何机会。

    当他接到泛美娱乐阿尔瓦的电话,就不禁联想到能否通过这次交易,而达成两家公司的合作,让泛美娱乐代理发行杨铭现在正在拍摄的足球电影《一球成名》。

    不过现在看来,杨铭肯定是不同意用自己的音乐版权,作为交换获得泛美娱乐的合作。

    “嗯,那好吧,我再想想办法!”刘信盛挠了挠头为难的说道。

    “刘哥,我们一开始不要把目标放在那些大的电影发行公司上面,看看那些规模比较小的发行公司,毕竟我们也是第一次在国外发行,先求稳,只要能上映就可以!”杨铭琢磨了一下,缓缓说出自己的意见。

    杨铭已经拍了两部电影,这两部电影他都没有寻求国外发行,也只是在东亚这部受华夏文化影响比较深的国家发行上映。

    因为他知道自己拍的这两部电影,就算能够在外国发行上映,也不会取得多大的成绩,毕竟这两部电影基本都是反映华夏独特校园情怀的两部电影,外国影迷对这种电影肯定有代沟,不能代入其中,发行上映后票房肯定会一片凄惨。

    所以,杨铭拍的这两部索性压根就没考虑外国发行上映事宜。

    但是这部《一球成名》不一样!

    足球,无论是今世,还是前世,都是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体育运动。

    尤其是在欧洲,足球的影响力更是深入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即使政府高层也都视本国足球国家队能够击败其他国家的球队为无上的荣耀!

    基本没到大型比赛的决赛时刻,参赛队伍的各自国家上层政府首脑政要,都会亲临现成给自家球队打气鼓励。

    由此可见足球在欧洲的影响力。

    杨铭相信通过足球这个共同的话题,《一球成名》这部足球电影就找到一个能够进入欧洲电影市场的机会。

    至于米国,如同前世一样,被视为足球沙漠,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

    不过,杨铭依然对《一球成名》能够打入好莱坞的电影市场,因为这部电影的核心,纯粹就是按照好莱坞模式制作的!

    最重要的是今天的米国影迷,根本不像前世那样,对华夏的影响,只有落后贫穷,辫子功夫那些粗浅的印象。

    在今世,通过多年华夏电影在米国上映的市场积累,米国影迷观众对好看的华夏电影是非常容易接受的,观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代沟。

    所以,杨铭对《一球成名》在米国能否获得成功,是不存在丝毫担心的!

    只是,现在因为杨铭的名气在米国和欧洲并不是很大,导致那些电影发行商对这部体育电影的票房前景感到忧虑担心,也是在清理之中。

    即使如此,杨铭依然对这部电影在国外发行上映后的票房市场,是非常看好的!

    最后,等刘信盛顺便汇报了一些公司的事情之后,杨铭想了一下,就吩咐他道:“刘哥,你先把重点放到欧洲,欧洲那边对于足球电影的认可,要比米国容易一点,到时候等到我们和欧洲这边谈成功了,再去和米国那些公司谈发行。”

    “行呢!”刘信盛想了一下,也觉得有理,就点头答应道。

    杨铭挂了电话,然后就和剧组成员一起坐车回酒店了,他们在兰芳坤甸已经四天了,估计明天是最后一场戏份,等到这场戏拍完之后,就要转战国内拍摄了。

    劳累一天的杨铭,上了大巴,坐了下来,想了一会事情,就情不自禁的睡着了。

    这几天,他既当导演,又要做男主角,实在是太累了。

    加上水土有点不服,不一会儿,他就陷入沉睡之中。

    车上其他人看到杨铭睡着之后,吕老师和曹老师都不禁打了手势,让其他人的声音小一点,别把杨铭打扰醒了。

    由此可见,虽然才开机拍摄几天的时间,杨铭的才华和敬业,已经征服了这两位老戏骨。

    杨铭这边让刘信盛联系国外发行上映《一球成名》的事宜,在华夏娱乐圈内没有透露出一丝风声,没有人知道。

    不过也没有任何人会想到杨铭竟然会如此自信,想要把他拍摄的这部足球电影能够安排在国外院线上映。

    估计就是白重石这么自傲的人,也不会有这种心思!

    足球电影?算了吧,这完全就是一个小众题材的电影而已,如果不是碰上今年是世界杯年,估计白重石连考虑都不会考虑足球电影。

    在绝大部分华夏电影人的眼中,能够在国外院线上映,并能获得不菲票房的电影,就应该是那种有巨星加盟,有史诗级的画面,有特效镜头的大制作,才值得他们花不菲的代价,拿到国外去上映收获惊人的票房收益!

    要不就是那种纯粹的艺术片,拿到欧洲院线上映,华夏的文艺片有着这么多年的盛名,在欧洲还是有一定的票房市场。

    至于足球电影,拿到国外发行上映,这是华夏娱乐圈所有人都不敢想的事情。

    现在中皇娱乐拍摄的足球电影,至少白重石没有想过要发行到国外。

    也许,这一次,杨铭注定要让整个世界的人,都大吃一惊!

    米国,美音唱片。

    贝克在公司里很快就接到了阿尔瓦从华夏打过来的国际长途电话。

    那个华夏的年轻人拒绝了,而且拒绝的非常干脆,没有任何合作的可能性。

    这让贝克感到非常难以理解,竟然有人和钱过不去。

    “贝克,你先好好查查你要购买音乐版权这位华夏歌手的资料再说吧,以后这种忙,你少来找我!”阿尔瓦气势汹汹的扔下这句话,就非常不客气的把电话给挂了。

    阿尔瓦在华夏多年,可要比贝克非常清楚华夏的娱乐圈。

    他对于杨铭现在在华夏的人气和地位,完全是了如指掌,虽然这个年轻人在资历上还赶不上那些天皇巨星的级别,但是这个年轻人通过出道以来创造的奇迹,在华夏的年轻人心中,人气的火爆程度与那些天皇巨星相比,没有一丝逊色之处。

    “这个贝克的脑子估计已经生锈了!”阿尔瓦越想,心中就越气,也不知道那个贝克是怎么想的,竟然让他帮这个忙,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贝克似乎也感觉到了阿尔瓦的生气,不过他倒也没有害怕,只是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至于吗?

    就让他去和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洽谈音乐版权而已,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

    感到非常难以理解的贝克,无奈之下,就点开网络,搜索起那个年轻人在华夏的资料,当他悠哉悠哉的搜到这个年轻人的资料,再通过翻译,换成英文后,看到电脑屏幕上这个年轻人一系列的获奖成就和作品,整个人立刻就呆愣了。

    “my,god!”贝克看到电脑屏幕资料里杨铭竟然获得金龙奖和奥斯卡双料大奖的资料,捂住嘴巴,不可思议的尖叫到。

    其他的,贝克可能不清楚,但是金龙奖和奥斯卡这种世界有名的电影大奖,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尤其是奥斯卡金像奖,贝克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直到此时,他终于有点明白刚刚阿尔瓦为什么那么生气了。

    想到这里,贝克立即拿起电话给托德打了过去。

    米国,一个庄园里,托德正闭着双眸,躺在沙发上,欣赏正在播放的一首音乐!

    ifeveryonecaredandnobodycried

    ifeveryonelovedandnobodylied

    ifeveryonesharedandswallowedtheirpride

    we‘dseethedaywhennobodydied

    we‘dseetheday,we‘dseetheday

    whennobodydied

    we‘dseetheday,we‘dseetheday

    whennobodydied

    we‘dseethedaywhennobodydied!

    托德现在听着这首《ifeveryonecared》,真是越听越喜欢,恨不得立即把这首歌曲占为己有,让这首歌曲刻上自己的名字。

    度与那些天皇巨星相比,没有一丝逊色之处。

    “这个贝克的脑子估计已经生锈了!”阿尔瓦越想,心中就越气,也不知道那个贝克是怎么想的,竟然让他帮这个忙,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贝克似乎也感觉到了阿尔瓦的生气,不过他倒也没有害怕,只是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至于吗?

    就让他去和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洽谈音乐版权而已,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

    感到非常难以理解的贝克,无奈之下,就点开网络,搜索起那个年轻人在华夏的资料,当他悠哉悠哉的搜到这个年轻人的资料,再通过翻译,换成英文后,看到电脑屏幕上这个年轻人一系列的获奖成就和作品,整个人立刻就呆愣了。

    “my,god!”贝克看到电脑屏幕资料里杨铭竟然获得金龙奖和奥斯卡双料大奖的资料,捂住嘴巴,不可思议的尖叫到。

    其他的,贝克可能不清楚,但是金龙奖和奥斯卡这种世界有名的电影大奖,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尤其是奥斯卡金像奖,贝克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直到此时,他终于有点明白刚刚阿尔瓦为什么那么生气了。

    想到这里,贝克立即拿起电话给托德打了过去。

    米国,一个庄园里,托德正闭着双眸,躺在沙发上,欣赏正在播放的一首音乐!

    ifeveryonecaredandnobodycried

    ifeveryonelovedandnobodylied

    ifeveryonesharedandswallowedtheirpride

    we‘dseethedaywhennobodydied

    we‘dseetheday,we‘dseetheday

    whennobodydied

    we‘dseetheday,we‘dseetheday

    whennobodydied

    we‘dseethedaywhennobodydied!

    托德现在听着这首《ifeveryonecared》,真是越听越喜欢,恨不得立即把这首歌曲占为己有,让这首歌曲刻上自己的名字。

    ...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