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杨铭洗簌好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看到老妈神情激动伤心的模样,心中一紧,走上前问道:“怎么了?老妈?”

    李秋梅看到儿子过来,轻轻擦了擦眼眶,指着报纸上的照片,惆怅的幽幽道:“这是你的外公和小舅”

    “什么?”杨铭讶异的看着报纸上照片的两人,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被一个中年男子搀扶着,就在刚刚他在看到这则新闻,还为自己有年龄这么大的粉丝感到新奇,敢情这粉丝来支持自己,还是因为他特殊的身份缘故。

    看着报纸上的照片,他不由想起来前几天在广东时,一个自称表哥的李成浩,还有一个打电话说是他小舅的人。

    原来如此。

    杨铭的脑子顿时明白了,估计是因为他一朝成名,家庭背景父母资料被媒体们扒的干干净净。

    这些资料不知道怎么回事被断了多年联系的外公和小舅看到了,就看到了老妈的照片。

    就有了眼前的这一切。

    不过,杨铭还真没有想到记忆里陌生的外公和小舅,竟然会跟着他来到福州,还参加他的演唱会,这是他事先之前根本没有料到的。

    “那老妈你准备怎么办?”杨铭小心翼翼的看着老妈,从小到大,在他的记忆里,老妈很少提起自己娘家的情形。

    甚至他还记得在小时候,如果他问老妈有关外公外婆方面的问题,都会被老妈用别的话题岔开。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李秋梅痴痴的盯着报纸上的照片说道。

    看到老妈如此模样,杨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从来没有想到以往一直是雷厉风行的老妈,竟然也会有如此柔弱的时刻。

    就在这个时候,杨向明抱着彤彤下楼了,后面还跟着睡眼惺忪的小龙。

    “人家还要睡觉嘛!”彤彤在杨向明的怀里不停的扭动着,当她看到杨铭之后,知道大哥最疼她,立即撒娇道:“大哥,我要睡觉,人家困死了,不要吃早饭。”

    “彤彤乖啊,我们先去刷牙洗脸,只要你听话,今天带你去游乐场。”杨铭面对妹妹这个模样,就使出了撒手锏,利诱。

    果然,听到杨铭的话,彤彤立即伸出了小手指可爱说道:“拉钩,你要说话算话。”

    “当然算话了,我怎么会骗你呢!”杨铭笑着说道,然后从老爸怀里把彤彤接了过来。

    “怎么了?”杨向明看到李秋梅眼睛发红的模样,估计发生什么了他不知道的事情。

    “是外公和小舅。”杨铭小声说道,然后指了指老妈手中的报纸,就抱着彤彤去卫生间洗脸刷牙了。

    杨向明听到儿子的话,神情一愣,浮现出复杂的神色,现在他知道为什么妻子会是这种矛盾纠结的神色了。

    当杨铭带着彤彤刷好牙洗好脸出来之后,发现老妈的心情已经稳定下来,也不知道老爸说了什么话,不过他可不像去探究,长辈们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他唯一要做的是就一直站在他们的身后,做他们坚实的后盾。

    现在他可是有着非常充分的底气说这句话,即使对方是华夏五百强也不能把他们一家人怎么样。

    杨铭把妹妹抱着坐到饭桌前的椅子上,然后正准备开始吃饭时,这个时候家里的座机电话突然想了。

    而李秋梅和杨向明都已坐下来准备吃早饭,杨铭见状就说:“我去接吧。”

    “喂,你好,请问你找谁。”

    “额,哦,我找下李秋梅!”

    杨铭从电话里听到苍老的声音,心中一动,不由问道:“请问你是?”

    “我是她的父亲!”对方闻言不紧不慢的说道。

    话音里带着丝丝威严,甚至杨铭听出来话音里有一点点紧张害怕。

    杨铭没有来得及研究这位陌生的外公,心里到底是紧张什么?害怕什么?就捂住话筒,对老妈说道:“老妈,找你的,是外公!”

    只不过,说到最后的时候,他没有出声,只是比划了一下嘴型。

    李秋梅听到儿子的话,脸上不禁露出一副踌躇的神色,不过杨向明拍了拍她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慰鼓励的眼神,李秋梅才定下心来,慢慢走到电话机前,从杨铭手中接过电话。

    她拿着电话安静的听了一会,就轻轻说了一声‘哦,好的。’,就把电话给挂了。

    回到饭桌上,李秋梅看了看正在埋头吃早饭的小龙和彤彤,他们年纪还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后她转过头对杨向明和杨铭父子俩说道:“父亲想要见我,他让我们全家都过去,你们看呢?”

    “我所谓,反正我是站在你们这边。”杨铭喝了一口粥,吃了一口油条举起手来说道。

    而杨向明听到杨铭的话之后,放下手中的碗筷,顿了顿,正色道:“那我们就去见见吧,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过了片刻,吃过早饭,简单的收拾一下,杨铭带着彤彤和小龙上车坐在后面,老妈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老爸开着车向一个方向驶去。

    道路的变化,方向的旋转,杨向明渐渐把车开到一个奢华酒店的大门口。

    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下,杨铭一家人来到一个包厢的门口,服务员敲了敲门,只见一个身材高大威猛的男子突然打开门。

    李兴义打开门看到一群人站在包厢门口,尤其是他心中深为牵挂的二姐就站在他的面前,心里一激动,顿时眼泪就下来了。

    “二姐!”李兴义搂着李秋梅声音有点哽咽的喊道。

    李秋梅的心情也有点激动,看到多年未见的亲人,也情不自禁有点失态,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看到妻子这幅模样,杨向明的眼眶也不禁有点湿润起来,别过头,偷偷的擦了擦眼镜。

    “哥哥,妈妈她怎么哭了啊?是不是那个狗熊欺负妈妈了啊!”彤彤仰头对牵着她的手杨铭眨着眼睛问道。

    本来略微沉重的气氛,被彤彤这一席话给冲淡了,李秋梅拍了拍李兴义的肩膀说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

    “姐,在你心里,我永远都是小孩子。”李兴义真诚的对李秋梅说道,然后他转头蹲下身来对彤彤说道:“你是叫彤彤吧,我可不是大狗熊哦,也没有欺负你妈妈,我是你的小舅!”

    说完之后,李兴义摸了摸彤彤的脑袋,站起来对李秋梅和一直没有说话的杨向明道:“进去吧,爸在里面等着呢。”

    随后,李兴义带着杨铭他们一家人走进包厢,就看到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拄着拐杖,坐在椅子上,神情激动的盯着李秋梅。

    同样,李秋梅进门之后看到老者,整个人顿时就傻了。

    显然这个老者就是李宗德,也就是李秋梅的父亲,杨铭的外公。

    过了片刻之后,李宗德苦笑一声说道:“秋梅,都这么多年了,你还不肯叫我吗?”

    李秋梅听到李宗德的话,泪如雨下,扑到李宗德面前,喊道:“爸爸!”

    父女俩哭着搂在一起,尤其是李秋梅更是放声痛哭,仿佛要把这么多年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杨铭见到此景,也微微感到不适,揉揉发酸的眼睛,看来母亲之所以被逼这么多年没有和外公联系,这其中肯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

    就算这里面有外公的缘故,肯定不是最主要的。

    想到这里,他的脑海里不禁浮现那天在凤凰电视台嚣张跋扈的李成浩。

    看来李成浩和他那个老爸,也就是自己老妈的大哥,才是当年事情的主要推手。

    虽然,杨铭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但他稍微想了想,就猜到了当年事情的核心。

    之后的气氛,异常融洽和谐,李宗德并没有为当年发生的一切作过多的解释,杨向明和李秋梅两口子也没有逼问,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今天,就是一个父亲思念女儿,想见见女儿和她的孩子们!

    就是如此简单。

    “你是杨铭吧!”李兴义把杨铭拉到一边嘿嘿笑道。

    杨铭被弄得有点满头雾水,这个小舅貌似有点不太靠谱啊,只见李兴义用力拍了一下杨铭肩膀说道:“前几天,是你小子挂我电话的吧!”

    “嘶!”杨铭的肩膀被李兴义这力道一下子拍的有点疼痛,不过他听到李兴义的话,顿时明白这个小舅为什么会如此了,不由苦着脸说道:“小舅,你没必要这样记仇吧?再说当时我们又不认识!”

    “好吧,这次就放过你。”李兴义笑道,然后他仔细打量了一下杨铭一翻,赞叹的说道:“果然不愧是我姐的儿子,绝对的人中之龙,我们李家的第三代和你一比,那都是渣渣!”

    杨铭听着这个小舅充满江湖味道直接的话语,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能微微笑笑,表示他的谦虚。

    不过,李兴义没准备放过杨铭,继续说道:“听说凤凰电视台是你小子的?”

    杨铭想想没有隐瞒,点了点头,说道:“嗯,目前我掌握着95%的股份!”

    “嘶!”李兴义闻言倒吸一口冷气,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杨铭,自己的便宜侄子。

    他可不是李晨浩那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虽然李家的产业目前都是大哥在掌握,但是最近几年,老父也逐渐把家里的一些产业交给他来处理,所以,他对商界的事情还是比较理解的。

    “你说的是真的?”李兴义问道。

    “嗯!”杨铭点了点头。

    ...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