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银发老者身边还坐了两个中年男子,他们看到老者拿着手帕擦拭眼睛之后,纷纷露出不同的神色。

    尤其是在其中一位年纪略大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在观察到老者一直把注意力放到画面里杨铭身后荧幕上的那些照片后,眼眸深处更是闪过一丝冷冷的寒意。

    而另外一位稍微年轻的中年男子,身材威猛高大,看到老者流泪之后,不禁开口说道:“爸,二姐在外面这么多年,实在是太幸苦了,我们什么时候把她接回来了啊!”

    “哼!”没等老者说话,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抢先说道:“李兴义,你要搞清楚,秋梅已经和我们李家断绝了亲情关系!”

    这位叫李兴义的威猛男子,听到这位金丝眼镜男子的话,不屑的说道:“大哥,当年发生这一切,还不都是你们给逼得。”

    “什么叫我逼得?”金丝眼镜中年男子眼眸里的寒意更深了。

    身材威猛的李兴义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善辩之人,被那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一逼,不由双目暴睁,怒道:“李兴仁,你就假仁假义的吧,当年二姐一直比你这个花花公子优秀,你如果不是怕二姐回家会执掌大权而耍了手段,二姐怎么可能会跟家里闹翻呢!”

    “李兴义,你!”李兴仁真没想到这个弟弟会这么不给他面子,竟然会挡着父亲的面子说出这种话。

    “够了!”老者拍着茶几怒道,“我还没死呢!”

    看到老者发怒,李兴仁和李兴义两人都停下来,不过李兴义依然是一脸不服的神色,用眼神狠狠的看着李兴仁。

    老者看到李兴义这幅模样,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心里非常清楚,老三从小就是自己那个丫头一手带大的,长姐如母,因为三人的母亲过早逝世,老三一直就是把自己那个女儿当成母亲来看待。

    现在面对这一切,自然是出头为自己那个丫头出头了。

    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丫头早已离家多年,在对家里的影响不仅没有变淡,反而是越演越烈了。老者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毕竟血浓于水,随着年纪增大,步入人生的暮年,他心中也越来越思念那位当年和自己闹翻的女儿。

    想到这里,老者眉头皱了皱说道:“成浩呢?那天我让他去和对方接触,怎么没有回音了?”

    “还能干嘛,肯定还是在睡懒觉,有其父就必有其子!”李兴义用怪怪的语气瞄了一眼李兴仁说道。

    “你!”李兴仁差点没被自己这个弟弟气得吐血,有时候,他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他的亲哥哥。

    就算当年自己有过错,就算自己那个妹妹是他姐姐,难道自己就不是他的亲哥哥吗?

    自从那个妹妹离开这个家之后,这位弟弟一直就把自己当成仇人一样看待,说时候,李兴仁真的有点怀疑自己这个弟弟,到底还是不是他的亲弟弟,还是他的仇人。

    “好好说话!”老者严厉的看了一眼李兴义,虽然他知道小儿子对大儿子的不满,不过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不好过多责备,然后对不远处的佣人说道:“去把成浩叫下来。”

    “好的,老爷!”佣人说道。

    不一会儿,睡眼惺忪的李成浩穿着睡袍揉着眼睛走了下来,然后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没精打采的瘫坐在那里,说道:“干嘛啊?有什么事不能等会说啊!”

    看到孙子这个模样,老者眼眸闪过一丝黯然和痛惜,他真没有想到自己的孙子会是这种模样,看来老三说的没错,这孩子现在这幅模样,已经不是用败家子能够形容的了,完全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想到这里,老者不禁看了一眼电视屏幕画面里那个正在弹着钢琴的另外一个孙子。

    虽然这个孙子不姓李,但身体里依然流淌着李家的一半血液。

    看着电视机画面里一副宗师风范,忘情用钢琴演奏的杨铭,老者的眼眸里浮现一丝温柔,看着杨铭的脸庞,真像啊!这孩子完全就是遗传了他母亲,也就是女儿的相貌。

    李兴仁注意到了老者的神色变化,心里感到不妙,立即踢了身边儿子一脚,训斥道:“和你爷爷好好说话。”

    李成浩被踢了一脚,心里不爽,不过那是他父亲,就算有再多的不满,只能压制在心底,但神色却非常不好看。

    刚转过头来的老者,也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但是他没有任何表情,淡淡对李成浩说道:“那天让你去办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什么事情?”李成浩一脸迷糊的说道。

    老者闻言依然是面无表情,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形势绝对不妙,李兴仁恨铁不成钢的又踢了儿子一脚提醒道:“就是让你去凤凰电视台的事情。”

    本来还睡意惺忪的李成浩,一听到他父亲的提示,顿时立即是睡意全飞,仿佛遇到了异常愤怒的事情。

    “爷爷,我是带着一片好意到凤凰电视台,说我们李家要和他们合作,没想到他们不仅不领情,还把我赶了出来,哦,对了,我见到了那个杨铭,他实在是太嚣张,我都说我是他表哥,没想到他一点没把我们李家放在心上,就是他叫保安来把我撵出来的。”李成浩带着愤恨告状道。

    “哦?”老者依然没有任何表情,淡淡的发出一声疑问,然后慢慢问道:“那你是怎么和他们说的?”

    坐在一边的李兴仁虽然听着儿子充满气愤的话,但是心里那种不妙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了,如果有可能,他都想立即把儿子拉到一片,先问下事情的经过。

    但是看到老爷子没有任何神色的表情,心里一寒,忍住了心里的想法。

    听到爷爷的疑问,李成浩顿时来了兴趣,用了不起的语气道:“爷爷,我自然知道家里让我去找那个杨铭是为什么事情,不就是为了缓和关系嘛,我到凤凰电视台本来想先找到那个吴元芝,然后通过她再接触杨铭,没想到我到那里正好碰到了杨铭,我就表示了诚意,说我们李氏集团要和凤凰电视台达成战略合作关系。”

    “战略合作?怎么个合作法啊?”老者的身子向后靠了靠,双手合拢,放在大腿上。

    李成浩听到老者的发问,兴奋道:“我看凤凰电视台那个《华夏好声音》节目还不错,我就说要用1亿的价格,买下这个节目下一年的冠名权,1亿啊!”

    “只是他们实在是太贪婪了,对了,爷爷,尤其是那个杨铭听到我这个价格,立即翻脸不认人,把孙子我赶出来了,真是把好心当成驴肝肺,要是其他人,我都不可能给出这么高的价格!”李成浩的神色充满了不服,仿佛他受了很大的委屈。

    听到李成浩的话,客厅里陷入短暂的宁静。

    李兴仁听完儿子的话,尤其是儿子那副手舞足蹈带着气愤的模样,更是让他目瞪口呆。

    而李兴义在听完这段话后,先是满目惊愕的看着吐沫横飞的李成浩,然后又看到李兴仁的反应,顿时满脸笑意,仿佛看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语不发,坐在那里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老者神色平淡的听完李成浩的话,转头看着孙子,然后又看看大儿子,心中又是暗暗叹了一口气,对李成浩说道:“这个1亿数字,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听到父亲的问话,李兴仁想要提醒儿子小心回答,不过他看到老者的严厉眼神,伸出去的手只好无奈的缩回去。

    “啊?哦,上次我听爷爷你们说要弥补那个表弟,我想就凑和整数,1亿,估计这一辈子他都赚不到这个钱,再说现在的节目冠名费也就几千万而已!”李成浩充满自信的说道。

    “唉!”老者听到这个解释,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叹气声,然后缓缓站起来,“老三跟我过来一下!”

    见到老者这幅模样,李兴仁的心里顿时慌了,也站起来走到老者身边,解释道:“父亲,成浩还小,没有接触过商业方面的事情,再说他对于二妹那个儿子的资料,根本就不太了解。”

    还没等李兴仁说完,老者竖起单手,阻止李兴仁继续往下说,深深的看了大儿子一眼道:“既然没有接触过,那你现在就去教教他吧!”

    说完之后,老者就在李兴义的搀扶下,离开了客厅,临走之时,李兴义得意的用手指暗暗的点了点坐在沙发上的李成浩。

    李兴仁丧气的回到座位上,这时李成浩凑过来,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爸,我没说错什么吧?”

    看到儿子这幅模样,李兴仁气不打一处来,挥手狠狠的给了儿子一巴掌,怒道:“1亿?你个白痴,要知道人家那个综艺节目,现在公布的冠名费已经达到了2亿多,这种价格你竟然好意思开得出口。”

    “怎么可能?”李成浩捂住脸庞傻掉了,老爸重来不舍得打他,没想到今天竟然打了他,就为一个外人,他回过神来,不服的喊道:“为什么?就算价格我报低了,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当时我不是按照你们的意思,先和凤凰电视台那边处好关系嘛!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再说我也见到了那个杨铭。”

    看到儿子现在依然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李兴仁咬着牙齿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那个杨铭就是凤凰电视台的老板。”

    李成浩闻言顿时傻掉了。

    ...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