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沧海可以说是华夏电影界的招牌,在国内电影界的影响力,自然不用说,绝对是泰山北斗,一代宗师,更重要的是李沧海在国际上影响力也非常甚远,根本不是一般华夏导演能够比拟的!

    所以,作为李沧海的收官之作,加上他拍的电影又是有关本朝开国伟人的历史题材,于是无论是政府方面,还是电影界方面,只要接到了李沧海的邀请,没有一个不来出席的!

    “那个穿西装人模狗样的是华夏广电局的副局长!”

    “那个富态的老太婆曾经也拿过金龙奖最佳女主角!当年可是人见人爱的一朵花啊,现在也已经成了行就将木的老太婆了。”

    “那个穿军装的是政治部文工团的姚玲玉,也拿过金龙奖的女主角,她可以说是我见过演技最好的几个女演员。”

    ..

    李老院长用他特殊的口气和腔调,不知道是在给杨铭介绍着入场的嘉宾,还是在打趣这些人!

    杨铭没有受到李老院长的影响,随着老头的指指点点,把看到的人,一个一个都记在脑海里,说不到那天就会撞到了。

    看着眼前宾客如流,络绎不绝,济济一堂,无一不是声名显赫的大人物。可见李沧海在华夏电影界的影响力之深!

    杨铭心里泛起一丝涟漪,满眼羡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暗暗得攥紧拳头,总有一天,他也要如同李沧海这般,光彩夺目,一呼万应!

    “羡慕吧?激动吧?嘿嘿,你要是哪一天能有小李头如此成就,我泉下有知也就心满意足了!”李老院长无意看到杨铭有点异样的神色,忍不住打趣的说道。

    “老院长,你就别打趣学生我了!”杨铭随着和老院长相处时间越长,就越清楚老头现在完全就是一副老顽童的性格,跟老院长说起话也不藏什么心思,杨铭无比自信的说道:“我一定会走到这个地步的,而且这里不是我的终点,我相信院长你一定能够看到的!”

    听到杨铭的豪言,不管是老院长,还是旁边的秦老团长,都无比惊异的看了杨铭一眼。

    李沧海在华夏电影界的成就,毋庸置疑,可以说代表了华夏电影历史以来导演的最高成就,而杨铭以一介弱龄竟敢说要超越李沧海,不是口出大言的狂妄之人,就是无比自信执着之人!

    不过杨铭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大吹法螺之人。

    这时,一直坐在杨铭身边的苏苏,对自家的男朋友却是无比的相信和崇拜:“嗯,我相信阿铭一定会坐到的!”

    “小心杨铭把你卖了,你还帮他数钱!”老院长吓唬苏苏道,然后摇了摇头,没有反驳杨铭的话,但是也显然不相信杨铭刚才的誓言。

    秦老团长也是如此,一脸不信的神色,苏苏看不得杨铭被人质疑,哪怕是因为老院长和秦老团长的身份地位,她也不怕,小嘴一撅,有点不服的说道:“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杨铭明年肯定能获得金龙奖!”

    苏苏此言一出,杨铭一愣,他还没想到苏苏为了帮他,竟然会说如此不顾后果的话,可能因为心急的缘故,小丫头的声音情不自禁之下,有点大了,被坐在后排侧方不远处的李宏毅以及宝丽公司一群人听到了。

    “呵呵,我今天算是见识了年少无知,金龙奖,哼!”李宏毅此时是代表宝丽公司而来,就算对杨铭再有意见,也不会提名带姓,直言相向!

    不过,跟随他一起来见见世面的年轻艺人,可没有李宏毅这么识大体了,他们现在都知晓离他们不远的那个少年,就是这次他们主演电视剧要拼戏打擂台的导演!

    于是,宝丽公司那群年轻的艺人,不禁挖苦起来。

    “金龙奖现在难道这么不值钱了?连阿狗阿猫都能说要获奖了?”

    “是啊,谁知道呢!自以为有了一点成就,就不知天高地厚,真是可笑!”

    “要不回头我们跟金龙奖组委会写封信,提议成立一个最佳大话奖?哈哈!”

    “哈哈哈——”

    众多讥笑讽刺在不远处传来,肆无忌惮,浑然没有把杨铭、苏苏,以及坐在他们身边的老院长放在眼里。

    更重要的是宝丽公司的这群艺人,还故意把声音提高,引来其他一些入座嘉宾的侧目,当嘉宾们听到宝丽公司艺人们故意大声说出事情的经过后,看向杨铭和苏苏的眼神,都带有一种鄙视的意味在里面!

    不过那些嘉宾看到老院长和秦老团长在杨铭身边,没有多说一句话,不提秦老团长,就说那个胡子抖啊抖的老院长,在娱乐圈混的,哪一个不知道老院长的脾气,于是,他们看到老院长后,赶紧把眼神转移他处,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宝丽公司那些人的话语。

    本来老院长和秦老团长听到苏苏这句话,也是为之一愣,不过俩老头对看一眼后,都不约而同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等到李宏毅和自家公司年轻艺人突如其来的嘲讽讥刺,两个老头没有一丝想要出面呵斥的意思!

    反而是一脸冷笑,看了李宏毅他们一眼,只不过后面随着说的话越来越难听,老院长的白胡逗得更厉害了。

    杨铭听到宝丽公司这群人的讥讽和嘲笑,就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没有怒形于色,然后他又注意到老院长和秦老头的反应,脑筋一转,眼睛一亮,立即想到了什么,更没有把他们的话听在耳朵里!

    只不过随着宝丽公司的人,看到杨铭他们没有任何反应,越加肆无忌惮,不能针对老院长和老团长,那就对付杨铭那个女伴,于是他们把矛头转向苏苏,各种冷讽热嘲砸向苏苏!

    叔可忍婶不可忍!

    如果只是针对自己,杨铭可以忍,但是对付苏苏,那他就不能忍!

    看到苏苏一脸委屈的神色,一向温柔典雅的丫头,此时竟然是一副两眼通红、眼泪汪汪的模样,正准备要站起来辩驳,杨铭心中大恼,立即拉着苏苏的手,制止了她的举止,现在是李沧海首映式的日子,众多大牌嘉宾在场,他们不能为了一时气愤,而做恶客!

    不然,固然可以出一口恶气,但是对自己的声名也会有不好的影响!

    不过杨铭不是那种可以忍气吞声的人,更何况对方都要把苏苏欺负的要哭了,他可不能让小丫头受任何一点委屈,于是杨铭转头对着李宏毅和那群年轻艺人,一脸平静,仿佛把他们当成空气一样,轻轻的说道:“聒噪!”

    “没想到宝丽公司现在越来越浅薄了,连事情都没搞清楚,就来参加今天李导的首映式了!”

    杨铭没有任何解释,直接无视对方,说完这句话,就拉着苏苏的手,劝慰她,不再理睬李宏毅他们那群人。

    李宏毅听到杨铭的话,此时心中顿时一股无名之火就窜了上来,不过他好歹也是身坐高位多年之人,城府还是有那么一点,强忍心中怒火,看着杨铭的身影,心中浮起疑虑,难道对方说的真有可能会实现?

    想到这个,李宏毅不禁发出一声嗤笑,如果金龙奖真那么好拿,那也不叫金龙奖了,最佳导演?还是最佳男主角?还是最佳新人?

    无论是哪个,都轮到一个新人,哪怕是最佳新人奖,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打包票,说自己可以拿到的!

    李宏毅注意周围嘉宾看过来的怀疑眼神,心中更加恼恨杨铭这句无头无尾的话,他又不能大声和对方激辩,现在是什么场合,孰轻孰重,他心里还是非常有数的!

    也不好做的太过,李宏毅让公司艺人停止议论,心里还在想,难道真的有什么是自己遗忘的?

    不过,正当李宏毅皱着眉头思虑的时候,这时,只见礼堂里本来正在播放的音乐一停,李沧海的收官之作《一代伟人》首映式正式开始了。

    李宏毅也只好暂时放下心中的思虑,开始看向礼堂舞台!

    华夏好会的传统,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先是刚刚李老头给杨铭说过的那个广电局的领导上台致辞,回顾李沧海一生杰出的成就,然后作出政府部门的评价,反正也就是国之栋梁之类的场面话,没有什么新意!

    然后就是各路娱乐圈大佬上台讲话,为李沧海捧场,本来一般的首映式是没有这些环节的,但是谁叫今天是李沧湖的收官之作呢,这放到江湖上也就是金盆洗手,没有人会在今天不给李沧海面子!

    况且,李沧海本身的成就和如今的地位,也值得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商界大佬们,来为李沧海捧场!

    众多大佬出场讲话,其中有两位还是院线老板,听到介绍那两位是院线老板时,杨铭心中一动,本来有点散神的他,立即把在台上讲话的两个院线老板记在脑海里,当初他帮李沧海创作电影音乐时的要求,就是杨铭的处女座电影,李沧海要帮他安排在1000家电影院上映!

    估计李沧海能够答应杨铭这个要求,就因为是现在在上面两个发表讲话的大佬是院线老板的缘故吧。

    礼堂里不是响起应付式的掌声,如雷而不贯耳,震耳而不欲聋!

    这时,主持人上前请罗天文讲话,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要比之前所有的人热烈许多,看来有不少人这次是发自真心的!

    看到罗天文如此受欢迎,杨铭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旁边的老院长冷哼一声,神色明显不善的看着在台上风度翩翩发表讲话的罗天文。

    注意到老院长如此模样,杨铭心中奇怪了,不由低声没大没小的问道:“老院长,怎么了?难道你和他有仇?”

    “哼!”老院长撇了杨铭一眼,也是冷哼一声,没有任何解释。

    反倒是秦老团长看到老院长这种模样,带着一种幸灾乐祸的神色,小声笑道:“嘿嘿,小杨,这老头和台上这位不说是死仇,但也差不了多少!”

    “不会吧!”杨铭一脸讶异的看着秦老团长,这个消息给他的惊讶实在是太大了,就连苏苏听到秦老团长爆出来的这个八卦,也是一脸的惊讶和好奇。

    虽然老院长平时说话非常不留情面、刻薄,但是杨铭知道那只是老头游戏人生的一种方式而已,在学院,他深知老头做事的风格就是以事论事,从来不因公废私,凭事对人!

    老头的品质,杨铭还是非常确定的!

    再说老头和罗天文虽然名义都是混电影界的,但是一个是学院老师,一个是娱乐圈天王,根本没有任何的交集,而且杨铭还知道罗天文不是出自他们电影学院,和老头绝对没有任何关系,老头怎么会和罗天文结怨呢!

    老院长先是恶狠狠的看了秦老团长一眼,怪老团长多事,随后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看了杨铭一眼,说道:“这事,你以后总归要知道的,也是要面对的,那我就和你说道说道!”

    “嗯!”杨铭点了点头。

    “燕京三院,你都知道的吧!”老院长看向前方,一脸回忆,沉湎道:“在80年之前,燕京三院还都是专心致志,别无他想的发展研究各自的专业,想要在各自的领域,做出令别人侧目的成就!”

    “可是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一些传统也慢慢被抛弃,最先遭遇的就是燕京戏曲学院!”

    听到老院长讲到这里,杨铭立即心神领会,有关燕京三院之间的历史和恩怨,作为电影学院的学生,在入学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随着社会的发展,一些传统被抛弃,最开始受影响的是燕京戏曲学院,招生一年比一年难招,眼看就是无人可招的局面,这个急坏了戏曲学院的领导们,这饭都吃不上了,还谈什么继承传统!

    经过戏曲学院领导们的一番研究,看到受电视电影红火影响,无数怀抱成名梦想的学子报考电影学院,立即拍板决定改变招生策略,以表演之名,招收学表演的学生!

    一开始戏曲学院这突然转变的招生方式,并没有放在电影学院眼里,因为在当时,电影学院代表的就是专业,从电影学院走出的影帝影后、当红巨星,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年轻的学子们第一报考的志愿,肯定是电影学院,戏曲学院能够招收的学生,也都是电影学院挑剩下来的歪瓜裂枣!

    所以,电影学院一开始根本就没把戏曲学院放在眼里,可是,随着时间发展,戏曲学院通过各种资源,花费不少心血,渐渐的培养出一些成名的明星学生,为学校带来了非常好的形象!

    这样一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不少学子们的第一选择变成了戏曲学院!

    直到罗天文的出现!

    杨铭听到这里,心里感到无比讶异,听到老院长的慢慢叙述,他认为戏曲学院这种做法根本没有任何错误,就算人家跑到电影学院的地盘抢饭吃,那也是人家破釜沉舟得来的机会,是人家的本事!

    看到杨铭不解的神色,仿佛知道杨铭心里在想什么,老院长微微一笑解释道:“我还不至于这么浅薄,就因为戏曲学院改变策略,跟学院抢生源,会嫉恨一个戏曲学院出来的学生,可是他们不该用那种方式打击学院,树立起他们戏曲学院的形象!”

    “小杨,你可知赵生?”老院长突然转头向杨铭问道。

    杨铭一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感到无比熟悉,然后一细想,立即想起这个赵生是什么人!可是,还没等他说话,只听老院长又继续说道。

    “当年,我刚接任没多久,一门心思想要重振学院表演系的名望,得知戏曲学院精心培养了一个学生,想要和我们学院新一代打擂台,本来这也没什么,我们电影学院从来就不是厌战的人,于是当时我就选了学院表演系成绩最出色的学生,和戏曲学院同意最出色的学生打擂台,他们差不多同一时间接拍一部电影,然后一较高下!”

    “本来,谁输谁赢,根本没放在我的心上,我也不认为这种方式,能够换来什么,打铁还需自身硬,我选出那个最出色的学生后,安排他和对方打擂台,无心之中,关心不够,没想到我理清学院的关系后,再去关注这个最出色的学生时,竟然发现这个学生被戏曲学院的那个学生是压得抬不起来,最重要令我气氛的是当时我选的学生竟然被媒体爆出各种负面新闻,令这个学生在圈子里的声誉,是臭不可闻!”

    此时,台上的罗天文讲话突然结束了!

    场下,顿时想起震耳欲聋的掌声,罗天文挥手致谢,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杨铭用疑问的口气,低声说道:“戏曲学院的那个学生是罗天文吧?”

    “不错!我选的那个学生就是赵生!”老院长带着一丝愤恨,继续说道:“如果他是以光明正大的方式击败赵生,我无话可说,可是我后然得知,罗天文就是利用当时我们学院在电影圈里的导演人脉,可以安排学生过去直接参加电影拍摄的事情,在媒体上编造各种新闻攻击赵生!”

    “耍大牌,走后门,调戏女主角,富二代,各种内幕等等,所有脏水都朝赵生身上泼!当时赵生一个刚刚出道的年轻人,怎么可能经受得了这个!”

    杨铭听着老院长说的过往,此时心中没有任何惊讶,娱乐圈本来就该如此,而且电影学院的优厚资源,也确实令对方眼红!

    戏曲学院能够抢电影学院的表演系生源,但是绝对抢不了导演系的生源!

    这就是电影学院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