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菲菲请杨铭做她演唱会特邀嘉宾的事情,刘信盛早就知道了,而且最近杨铭一直忙于拍摄电视剧,一直没有新歌推出,不要说杨铭的粉丝们着急,就是刘信盛心里也有点着急!

    “你就放心好了,刘哥!”杨铭哈哈一笑,没有透露自己歌曲名字的意思!

    “歌名是什么啊?”刘信盛搞了多年音乐,哪怕现在主要负责东方梦工厂这边的事情,对于音乐还是非常牵挂的,所以,这次听到杨铭要出新歌,心里自然是非常期待。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还是去处理那个吕宋影视的事情吧,我先去忙了,刘哥!”杨铭口风很紧,最重要的是他刚刚才想好唱哪两首歌曲。

    “好吧,那我就去折磨那个王总了!”刘信盛想到那个吕宋影视的王总,心中就得意万分,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

    挂掉电话,在宿舍写了一会小说,杨铭这两天又写了近20万字的《射雕英雄传》存稿,其实他那根本不能算是写,也就是把脑海里的记忆,用电脑打字出来而已!

    杨铭打字打得腰酸背痛的,站起来扭了扭腰,今天不准备写了,就把存稿弄成一个文档,发到主编二索的邮箱里。

    把存稿发过去之后,他看了下时间,现在才下午2点,收拾了一下,他准备去公司一趟,刚刚想到要在李菲菲演唱的两首歌曲,先去练练嗓子!

    因为苏苏下午有课,杨铭就没让苏苏开车送自己,给她发了一个自己去公司的短信,就到学院门口打车去公司,他感觉自己应该买辆车代步了,不然太不方便了!

    不过等他先把驾照考到手再说。

    杨铭来到东方华音,发现公司里面比较安静,自从刘信盛把办公地点搬到楼上的梦工厂,工作重心暂时转移到影视制作上,楼下的东方华音就变的有点冷清。

    刘信盛不在,东方华音现在是蔡庆国负责,不过他是个技术宅,整天研究各种音乐的发音技巧,公司的事情基本不太理会,再加上一部分人去忙李菲菲的演唱会,所以公司一下子就有点冷清起来。

    来到录音室,推开们,杨铭抬头一看花小月、上官雪儿,还有蔡庆国三人都在录音室里。

    自从《流星花园》第二部开拍以后,杨铭和花小月就没再见过面,电话也没有通过,突然见到花小月,杨铭一时愣在那里,他发现花小月依然美丽如花,只是变得有点瘦了,面容也有点憔悴!

    “嗨,没想到你们也在公司啊!”杨铭很快就回过神来,内心平静下来,面带微笑的跟花小月和上官雪儿打招呼。

    正在看曲谱的花小月,抬头看向杨铭,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眼神,然后脸上挤出丝丝笑容,道:“怎么?难道我们就不能在公司啊?”

    而正在讨论什么问题的上官雪儿和蔡庆国看到杨铭之后,点了点头,看到花小月说话,就没有再跟杨铭打招呼,两人继续低头讨论,上官雪儿的个人专辑唱片推出在即,所以她时时刻刻都在抓紧提高自己唱歌技巧。

    杨铭听到花小月跟往常一般彪悍的话语,但是他明显感受到了不同,言语虽然如同昔日彪悍,但是没有了那种洒脱的味道。

    淡黄色的毛衫,蓝色牛仔,板鞋,马尾,花小月现在竟然令杨铭感到一种柔弱的心碎,他情不自禁的走到花小月的面前,轻轻问道:“最近你过的还好吧?”

    花小月忽然听到杨铭这句关心,心神激荡,眼眸竟然想要流泪,她赶紧紧咬嘴唇,一阵刺痛,让她忍住差点夺眶而出的泪水,她抬头用倔强的眼神盯着杨铭说道:“你说我过的好吗?”

    “我——”杨铭看到花小月发红的眼眸,心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想到苏苏昨晚跟自己说的誓言,他的脑海凌乱一片,深邃的双目,浮现痛苦的眼神。

    本来还感到无比委屈的花小月,突然看到杨铭的痛苦,不知怎么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大好起来,展颜一笑,说道:“好了,我都明白的!”

    这一个多月,花小月过得非常不好,脑海里时不时浮现某人的身影,而某人竟然没有一个电话打给她,没有一个短信发给她,这些更加令花小月有种痛彻骨髓的冰冷!

    她也知道杨铭已经有了苏苏,不可能在承诺自己什么,不然这对杨铭,对苏苏,还是对她自己,都是一种伤害!

    可是,花小月心海深处总是有那么一丝期盼,想要杨铭有那么一点点关心自己,想要杨铭心中有那么一小块位置属于自己!

    杨铭的一直无动于衷,令她感到万分伤心,现在她突然看到杨铭眼眸中的痛苦,顿时明白了杨铭所有的心意!

    一切尽不在言中!

    “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取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阿铭,我已经满足了!”花小月忽然在杨铭耳朵边低声说道。

    花小月靠近杨铭,他的鼻端萦绕着幽香,听到花小月的心声,他不仅没有感到放松,心中反而更加痛苦,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面前这个洒脱却又执着的女孩!

    “你来这里干什么??”花小月说出自己的心声后,整个人仿佛彻底放开了,又恢复了昔日的洒脱,她看到杨铭的矛盾和恍惚,立即转移话题。

    杨铭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然后双目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孩,说道:“明天是菲菲姐的演唱会,我是嘉宾,到时候要出场演唱两首新歌,所以来公司弄下配乐的,正好试下歌!”

    花小月好像是真的放开了,她一听杨铭有新歌,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兴奋的说道:“什么新歌?走,你去唱给我们听听!”

    杨铭现在可是名声在外,不仅自身音乐天赋出众,还帮李菲菲打造一张首首都是经典的唱片,一举封后,他现在华夏音乐界的名头,可谓是一时无两!

    不要说外面的人,对杨铭的新歌是无比期待,就连自己人也是期待万分,不然刘信盛就不会一听到杨铭要出新歌,就想让杨铭哼几句给他听听,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了。

    这时,上官雪儿和蔡庆国也听到杨铭有2首新歌要推出的话语,也都转过头来,上官雪儿大声的说道:“杨铭,快过来,先唱给我们听听!”

    刚刚杨铭和花小月两人之间的异样,上官雪儿和蔡庆国都感觉到了,不过作为闺蜜,上官雪儿对花小月的心思自然是无比清楚,而且她也知道闺蜜的单相思一直得不到对方的回应,这一个月来,整个人就一直在一种忧郁的状态之中!

    没想到这才刚刚见到杨铭,花小月整个人就焕发出荣光,整个人一下子变得神采飞扬起来,上官雪儿心里真替闺蜜担心,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

    至于,蔡庆国虽然也感觉到了杨铭和花小月的异样,但是他这个人本来就不是八卦的人,性子也比较沉闷,加上他的心思,一直放在音乐上面,刚刚两人的异样,虽然被他看在眼里,但是很快就被他抛之脑后,把注意力放到了杨铭这两首新歌上面。

    见到如此,杨铭也不推脱,在录音室里转了一圈,然后抱起一个吉他,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开始拨动琴弦,唱了起来。

    两首歌唱完,花小月和上官雪儿立即用力的鼓掌,花小月道:“不错啊,杨铭!你又弄出两首经典歌曲出来!”

    上官雪儿也是一脸佩服的看着杨铭,刚才那两首在她看来,绝对又是经典之作,估计只要推出之后,过不了多久,肯定就会冲上各种音乐榜单!

    不过,蔡庆国反而却皱着眉头,好像杨铭的两首新歌,有点不满他的意!

    站在蔡庆国旁边的上官雪儿,转头之间突然看到蔡庆国的皱眉,不禁出声问道:“怎么了?蔡指导,杨铭的新歌有哪里不妥吗?”

    上官雪儿的话语,引来了杨铭和花小月的眼神,花小月是个急性子,就立即问道:“是啊,蔡指导,我听杨铭的歌曲非常经典,难道哪里有问题吗?”

    杨铭也笑眯眯的看着蔡庆国,这两首新歌不算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但是他个人感觉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应该算是经典的歌曲。

    “这两首歌曲确实都是经典的歌曲,不过我总感觉这两首歌曲和杨铭的那首《老鼠爱大米》一般,都是那种口水歌,如果与《二泉映月》相比,还是差了不少!我就怕有些人到时候会挑刺!”蔡庆国看到众人都盯着自己看,赶紧摇摇手,示意自己不是说这首歌曲不经典。

    花小月和上官雪儿听到蔡庆国这话,不禁纷纷一愣,她们还真没想到蔡庆国会是这个意思,花小月露出夸张的神色,大声叫道:“不会吧,要跟《二泉映月》一个档次?那也有点太离谱了吧?”

    听到花小月的惊叹,蔡庆国淡淡的一笑,想到自己平日在音乐专业杂志上看到的新闻,看了杨铭一眼后说道:“现在外面对杨铭的期待,是非常大的!”

    说完这句话,蔡庆国就保持沉默了,毕竟,杨铭是自己老板,而这两首歌确实也是经典歌曲,只不过风格与外面的专业音乐人士的期待,是相去甚远了!

    杨铭听到蔡庆国的解释,微微一笑,手指在吉他的琴弦上随意的划动了一下,说道:“无所谓了,我又不是华夏币,不要人人都能够喜欢我!”

    ——噗哧!

    听到杨铭这话,三人都不禁乐了,花小月更是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杨铭,她就是喜欢杨铭这种满不在乎,风轻云淡,藐视权威的性格!

    “再说,我这是到菲菲姐的现场做嘉宾,要是抢了她的风头,那都不好!”杨铭笑道。

    听到杨铭这话,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花小月更是露出一脸鄙视的神色说道:“看把你得瑟的!”

    其实,杨铭知道蔡庆国说的没错,自己刚刚唱的两首歌曲,在专业音乐人士看来,的确就是口水歌类型,这种歌曲固然传唱度非常高,但是在专业音乐人士面前,就是不档次!

    要知道杨铭的《二泉映月》可是要编入华夏各所高校的音乐教材的,能够在音乐上达到这种程度的人,在某种程度上应该算是艺术家了!

    作为艺术家,那么类似于《老鼠爱大米》的口水歌,自然不会得到那些专业音乐人士的满意!

    不过,杨铭可不准备为了讨好那些所谓的音乐专业人士,而改变自己的歌曲,改变自己的风格!

    改怎么样,就怎么样!

    杨铭呵呵一笑,然后对花小月和上官雪儿问道:“你们两个到时候也上台?”

    “嗯,我的专辑唱片即将发行,菲菲姐说我到时候上台,也唱两首新歌,正好为自己的专辑唱片开始做宣传,先弄点人气再说!”上官雪儿回答道。

    其实,一般能够在一位天后的演唱会上做嘉宾的,无一不是知名歌手,不然对天王天后的形象绝对会有影响,而李菲菲不顾上官雪儿一介新人的身份,让她到自己的封后庆祝演唱会唱两首自己的新歌!

    这绝对是别人梦寐以求的待遇!

    “不错!”杨铭点了点头,李菲菲这种做法,他非常满意和舒心!然后他转头向花小月问道:“小月,你呢?”

    “菲菲姐也邀请了我,不过我不知道这样好不好!”花小月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而听到花小月这话的上官雪儿,心中暗暗一笑,她自然知道闺蜜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同意去做李菲菲的嘉宾,之前某人的心中,全部都是另外一个人的身影,那个时候她哪有心思放在做嘉宾上面啊!

    “没事的,小月,你在菲菲姐的演唱会上做嘉宾演唱歌曲,就算有事,难道还有人敢说你?”上官雪儿帮闺蜜找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理由。

    杨铭是知道花小月有军职在身的,他也不知道会不会出问题,不由担心的问道:“不会有问题吧?”

    “小雪说的也是,那到时候我也去做嘉宾,反正杨铭给我的歌,也要出专辑!”花小月肯定的说道,其实自己出席做嘉宾并演唱,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只不过至于真实的原因,她是绝对不会说的!

    “那就好!”杨铭放下心来,轻松的说道。

    杨铭抱着吉他又把刚刚那两首自己准备的歌曲唱了几遍,然后坐在椅子上,停顿下来,陷入了沉思!

    自己选的这两首歌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在李菲菲的演唱会上现场演唱,也没有任何问题,不过他心中老是想到刚刚蔡庆国说的话!

    他准备的这两首新歌,不可否认,确实都是经典流行歌曲,但是容易被人看低啊!

    正当杨铭想着问题时,无意中看到正满脸笑容盯着自己看的花小月,看到杨铭的目光,花小月赶紧转移了自己的目光,面色自然,仿佛刚刚没有做任何事似得!

    “呵呵!”杨铭看到花小月这幅模样,心中也畅快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愉悦!同时也带着淡淡的忧愁!

    “没想到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就到秋天了,菲菲姐也成为天后了!”上官雪儿突然看着窗外感叹的说道!

    当初她是花小月还有杨铭一阵,参加华夏音乐四季奖的夏奖典礼,认识的李菲菲,没想到几个月过去,李菲菲在杨铭的支持下,竟然一举封后,真可谓是世事无常啊!

    杨铭听到上官雪儿的感叹,又想到花小月今日的种种变化,他不禁心中一动,开口说道:“我在想我是不是换一首歌曲!”

    录音室里其他几个人听到杨铭的这句话,纷纷一愣,看向杨铭!

    杨铭放下吉他,然后坐到电子琴前面,开始慢慢弹奏起来。

    淡淡的音乐,舒缓而又清脆,仿佛清泉从心田流过,给人一种淡淡的凉意和惆怅!

    前奏很长,杨铭弹奏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慢慢唱了起来!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稀少的叶片显得有些孤独,

    偶尔燕子会飞到我的肩上,

    用歌声描述这世界的匆促;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枯瘦的枝干少有人来停驻,

    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

    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时时仰望天等待春风吹拂,

    但是季节不曾为我赶路,

    我很有耐心不与命运追逐;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安安静静守着小小疆土,

    眼前的繁华我从不羡慕,

    因为最美的在心不在远处!

    花小月迷恋的看着杨铭闭眼弹琴的样子,歌声带着一丝凄凉,又令人感觉带着对生活对感情的渴望.舒缓的音乐,令她在这纷繁吵杂的生活中得到片刻宁静.她恨不得让这首歌一次又一次在耳边响起.

    听着这首歌,花小月仿佛被促动了灵魂一般,苍凉中透着坚强、希望,她不禁想到了一句话: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她有种强力的感觉,杨铭这首歌就是写给她花小月的!仿佛她自己就是孤独,看见恋爱的人们甜甜蜜蜜,自己却只能孤独的吹着寒风,还有一种命运受制于人的无奈!

    杨铭和苏苏自小就青梅竹马!自己算什么?估计就像杨铭的歌曲那样,她算是一个小三吧,花小月的心中忍不住苦笑!

    可是爱一个人有错吗?

    杨铭抛弃苏苏,那是负心,可是他要是舍弃自己呢?花小月想到这里心里就有种颤抖的感觉,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很快,杨铭这首歌曲就唱完了!

    蔡庆国忍不住鼓起掌来,说道:“这首歌还是蛮有意思的,挺有意境的!”

    “嗯,我也有这种这感觉,要是一个人想要安静的时候,听这首歌令人感到非常舒缓!”上官雪儿也出声说道。

    “杨铭,这首歌叫什么名字?”花小月忍不住出言问道!

    间之后,才慢慢唱了起来!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稀少的叶片显得有些孤独,

    偶尔燕子会飞到我的肩上,

    用歌声描述这世界的匆促;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枯瘦的枝干少有人来停驻,

    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

    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时时仰望天等待春风吹拂,

    但是季节不曾为我赶路,

    我很有耐心不与命运追逐;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安安静静守着小小疆土,

    眼前的繁华我从不羡慕,

    因为最美的在心不在远处!

    花小月迷恋的看着杨铭闭眼弹琴的样子,歌声带着一丝凄凉,又令人感觉带着对生活对感情的渴望.舒缓的音乐,令她在这纷繁吵杂的生活中得到片刻宁静.她恨不得让这首歌一次又一次在耳边响起.

    听着这首歌,花小月仿佛被促动了灵魂一般,苍凉中透着坚强、希望,她不禁想到了一句话: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她有种强力的感觉,杨铭这首歌就是写给她花小月的!仿佛她自己就是孤独,看见恋爱的人们甜甜蜜蜜,自己却只能孤独的吹着寒风,还有一种命运受制于人的无奈!

    杨铭和苏苏自小就青梅竹马!自己算什么?估计就像杨铭的歌曲那样,她算是一个小三吧,花小月的心中忍不住苦笑!

    可是爱一个人有错吗?

    杨铭抛弃苏苏,那是负心,可是他要是舍弃自己呢?花小月想到这里心里就有种颤抖的感觉,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很快,杨铭这首歌曲就唱完了!

    蔡庆国忍不住鼓起掌来,说道:“这首歌还是蛮有意思的,挺有意境的!”

    “嗯,我也有这种这感觉,要是一个人想要安静的时候,听这首歌令人感到非常舒缓!”上官雪儿也出声说道。

    “杨铭,这首歌叫什么名字?”花小月忍不住出言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