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和宜在黑板大大的写了八个行书粉笔字——商业电影,艺术电影,然后他又用粉笔在艺术电影重重的画了一道横线!

    “大家都知道最近随着西方欧美大量商业电影进入国内,给国内电影界带来了激烈的争议,以至于有了现在比较热门的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之分!”曹和宜侃侃而谈,不俗的语言表达能力和丰富的人生经验,猛地一听,还确实能够吸引人,不过他接下讲的东西,就渐渐让杨铭皱起了眉头!

    “艺术是神圣的,是无价的!而导演被誉为人类的灵魂工程师,更加要注意引导大众思想的走向,所以,欧美那种充斥着铜臭味的商业电影,我是非常不赞同的!”

    “从最近上映的欧美商业电影来看,所谓的商业电影就是以获利为主要或唯一的创作目的的电影类型,而艺术电影艺术是最为广义的对世界、社会、生命之个人的、原创的、批判性的表达,表达了导演内心的世界的电影!”

    “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最近我们电影学院作为国内电影艺术的前沿,竟然有人明目张胆的鼓吹商业制作,甚至在招募演员时还能闹出只选帅的,不选好的言论,简直就是对电影这么艺术的亵渎,我感觉这个人不配做一个导演,应该去做他比较擅长的唱歌事业!”

    曹和宜此话一出,课堂里所有学生的目光,都唰唰的看向杨铭所在的位置,虽然曹和宜的话语里没有提名带姓,但是大家都知道曹和宜说的是谁!

    小胖子王发坐在杨铭的旁边,他对于曹和宜的言论不屑一顾,在入学的时候,他可是说过拍电影赚大钱的话,怎么可能认同曹和宜的话呢!他看到曹和宜把矛头直接对向杨铭,心里不由有点担心!这老头虽然水平不怎么样,但是在电影学院也待了好几十年,影响力还是蛮大的!

    这说明,电影学院里还是有着很大一部分看不惯杨铭的!

    杨铭无奈叹了一口气,他可真不想卷进这种大是大非的漩涡里,可是他越想逃避,别人就越得寸进尺,看到曹和宜毫不收敛且咄咄逼人的目光,他蓦然站了起来,举手大声道:“报告!”

    虽然杨铭心中对这老头有再多的不满,但是基本的师生礼仪,他还是要遵守的,不能给别人留下话柄!

    “什么事?”曹和宜心里闪过一丝喜意,这家伙终于忍不住了,眼睛一眯,冷冷的看着杨铭!

    “曹老师,虽然我不赞同你的言论,但是我誓死捍卫你发言的权利,我可以上台说下自己的想法吗?”杨铭淡淡的说道。

    教堂里鸦雀无声,所有学生都一脸震惊的看着杨铭,杨铭这句话让所有都震惊了,一时之间都没有任何反应,呆呆的看着杨铭!

    而不少学生体会到杨铭这句话的意思后,忍不住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其中以小胖子王发的声音最大!

    曹和宜听到杨铭的这句话,先是一愣,然后大怒起来,竟然用这句话来讽刺他和激将他,他用力一拍桌子冷冷的说道:“难道我是那种不允许别人发表自己看法的人吗?”

    说完,曹和宜就让开讲台,走到一边,等着杨铭上台!

    杨铭镇定自若,脚步沉稳,在众人的目光关注下,缓缓走到讲台前!

    “谢谢曹老师给学生这个机会!”杨铭先向曹和宜鞠了一个躬客气的说道,他接下来说的话,估计力度比较大,所以他先摆好自己的姿态,不能让别人说闲话,这个世界对于师生礼仪和人伦孝道还是看得非常重的!

    杨铭这番低姿态,让在场所有人,哪怕对他再有意见的人,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涵养和胸襟!

    曹和宜冷哼一声,嘴角抽了抽,对杨铭的恭敬没有任何反应,看在台下学生们的眼里,这老货的形象立即变的差了许多!

    “接下来我的言论,只是我个人自己的想法,不代表别人,也不想被别人代表!”杨铭说完这句话,下面的同学轰然一阵大笑。

    作为能够从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考入电影学院的学生,自然都是一群智商极高的人,杨铭那个‘被代表’的词,在他们脑海里越想就越有味道!

    确实,最近有关电影的商业和艺术之争,越演越烈,作为华夏电影界的前沿阵地电影学院,自然是各种思想言论碰撞最为激烈的地方,这些天来,同学听腻了那些老师和知名出自电影学院的导演动不动就是来句‘我代表电影学院..’

    此时,听到杨铭的这句话,引起了下面所有学生的共鸣和赞同,作为年轻气盛的他们,当然不想被别人代表,在小胖子王发带头鼓掌下,所有学生都不禁为杨铭鼓起掌来!

    杨铭的第一句话就先声夺人,让曹和宜的脸上变的非常难看!

    “谢谢,谢谢!”杨铭双手虚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开口继续说道:“我个人认为把电影分为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纯粹就是闲的蛋疼的人无聊搞出来的标准,而且我也讨厌艺术电影这种说法,世上就两种电影,好的和烂的,仅此而已!”

    台下又是一阵轰然大笑和叫好声,然后就是掌声雷动,引得隔壁教室的人,和路过的学生老师,把目光转移过来!

    “说的好,杨铭,我顶你,没事分什么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真是闲的蛋疼了!”小胖子王发就像一个托似得,在下面上跳下窜的配合着杨铭的演讲!当初参加电影学院的艺考时,小胖子的豪言就是拍电影赚大钱开豪车,他对所谓的艺术电影自然非常反感!

    “对,世上就两种电影,好的和烂的!这种说法不错!”

    其他学生们也都被杨铭的理论给吸引了,至少目前没有听出漏洞,甚至说到他们心眼里去了!

    “我们都知道电影的发展历史,它一开始就是适应城市平民需要的一种大众娱乐。它起先在歌舞游乐场内,随后进入小剧场,在剧目演出之后放映;1903年鲍特的《一个美国消防员的生活》和《火车大劫案》,使电影从一种新奇的玩艺儿发展为一门艺术。所以,我认为电影起初的存在就是用来大众娱乐的一种方式,只是后然别人赋予了它艺术的价值而已!”

    “可是为什么要给本来纯粹以娱乐为目的电影,套上诸多枷锁,赋予它过多的职能呢?”杨铭站在讲台深深的发问道。

    台下的学生以及曹和宜,还有这时被杨铭理论吸引站在门外诸多的学生和老师们,听到杨铭疑问,心里也在反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之前杨铭说的那个电影起源,大家都有模糊的印象,但是却不知道是在哪看见过,直到一位同学翻出一本《电影概述》的书本,找出了杨铭说的这段话,传到其他学生老师耳中,大家都被杨铭的学识渊博给震惊了,同时心底对杨铭感到深深的佩服!

    这种细节都能注意到,成功没有果然,可见杨铭平时花费在学习的时间,必不会比别人少!

    杨铭没有立即回答之前自己的反问,反而说道:“在古代唐朝以前,书籍和诗歌都是掌握在士族阀门世家手里,也就是华夏的文化传承绝大部分是掌握在少部分手里,这样对于世间所有一切的阐释和最终话语权,全部掌握在这些所谓的精英知识分子手里,他们手拿大义,说你不对,你就不对,对也不对;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我总结为:你不服不行!”

    ——哈哈,杨铭幽默的话语引来所有人的大笑,众人给以热烈的掌声,来表达杨铭的精彩演讲!

    杨铭喘口气,然后继续说道:“这样看来,世间的行为准则都是由少数制定,用来约束大众,平民百姓根本没有任何话语权,这种现象随着时代进步和朝代更迭,渐渐变的少了,但是依然存在!”

    “我们现在再回过头看我刚才的提问,为什么本来就是大众用来娱乐的电影,会被别人赋予过多的色彩,添加繁杂的艺术只能,为什么?我们可以给电影弄这么多枷锁的人,绝大部分全部都是那些所谓的精英分子,而作为消费者的观众,却没有了权利按照他们自己的认知来评论电影!”

    ———唰

    曹和宜听到这里脸色变得苍白无比,一脸惊恐的看着杨铭,而其他一些意识到什么的老师也是用震惊的神色,看着站在讲台那位挺拔高昂的少年!

    “为什么观众说是好看的电影,到了某些人嘴里就是充满铜臭的商业电影,为什么观众看得昏昏欲睡的电影,在某些人眼里就是高贵的艺术电影,大众没有任何权利去给自己喜欢的电影定义,而阐释这些电影意义的权利,反而掌握在少部分手里,这是为什么?”

    “因为,依然有那么一部分少数人,把电影本身的意义搞复杂,搞的人都看不懂,听不懂,这样一来,最终阐释的话语权就掌握在他们手里,这样一来,就变成了我刚才说的一句话:说你不对,你就不对,对也不对;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横批:不服不行!”

    杨铭的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打在在场所有人的心头,听完杨铭这些话,大部分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金龙奖,最近几年的金龙奖越来越人看不懂了,票房好的大众喜欢的电影,全部与奖项无缘;而那些所谓的艺术电影却屡有斩获!

    难道真的是:说你不对,你就不对,对也不对;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不服不行吗?

    ————

    ps:这章花了我5个小时,查了很多资料,毕竟我不是专业学电影出身的,如果有硬伤的地方,还请大家指正,我只是按照怎么爽怎么写的!求推荐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