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谢谢杨铭又带来一首非常经典的歌曲,听到这首《情非得已》,不禁让我想起了我的大学生涯,谢谢杨铭!”这时,站在杨铭身边的女主持人薛倩说着套路话!

    “谢谢!”杨铭跟薛倩点头示谢,然后向台下众人鞠躬,一副谦谦君子的羞涩少年模样!

    “真会装!”花小月看到杨铭这幅模样撇了撇嘴,她和杨铭在一起多日,自然知道杨铭的性格,虽然不是骄狂、目中无人的个性,但他内心绝对是那种傲气凌人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旁边的上官雪儿看到花小月流露出一丝小女人的模样,抿嘴一笑,她是旁观者清,自然看出来花小月对杨铭有点点滴滴的好感,不过她不想直接揭示出来,她可是听花小月说过这个杨铭可是有女友的,还是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耶!杨铭唱的真好!苏苏,你的男朋友实在是太帅了,能不能借给我当几天男友啊!”燕京电影学院里的一个女生宿舍里,正在看电视直播的许小熙突然出言对苏苏说道!

    苏苏被闹了一个大红脸,还没等她出言反驳,宿舍其他几个女生都纷纷说话了!

    “小熙,你就别闹了,就算要借也要借给我啊,就我这身材和苏苏男友走在一起最配了!”一位前凸后翘,性感如火的美女大方的说道,说完还特意挺了下胸,向众人展示她那傲人的本钱!

    “靠,人家都说胸大无脑,看我把你抓扁!”许小熙气急败坏的伸手像那个性感火爆美女的胸前抓去!

    宿舍其他几个女生也纷纷加入打闹的行列!

    苏苏无奈的看了几位无良宿友一眼,然后眼神又盯着电视了,视线一刻都不想离开电视屏幕上杨铭的身影!

    此时此刻,杨铭所有的亲朋好友和一些熟人,都通过电视直播看到了杨铭精彩的演出,都不禁为他呼喊加油,尤其是杨铭的父母和弟妹,都为杨铭而感到自豪骄傲!

    电视屏幕里的颁奖晚会依然还在继续!

    “杨铭,你接下来准备给大家带来一首什么歌呢?还是情歌吗?”薛倩按照套路继续问道!

    杨铭摇了摇头,轻轻说道:“不是,准确的说,我接下来的不是歌曲,而是音乐!”

    “啊!”薛倩恰到好处的表示出了自己的惊讶,虽然没有彩排过,但是她在之前还是知道了杨铭所要表演的节目,问道:“不是歌曲,是音乐,难道杨铭你想弹奏一曲钢琴吗?”

    “不是!”杨铭微微一笑,依然摇了摇头!

    所有人都被杨铭弄的一愣,目前杨铭展现出来天赋,除了可以作词作曲演唱三位一体的歌手外,还有一手不下于专业钢琴手的技巧,可是他现在要表演竟然都不是之前大家所知道他会的,难道他想拉小提琴?

    “那你是?”薛倩故意掉着众人的好奇心问道。

    “我给大家拉一段二胡!”杨铭揭晓了答案,引得台下众人阵阵惊呼!

    要知道,目前华夏音乐界绝对的高大上是钢琴、小提琴等一些国际主流乐器,就算你不玩这些,也可以玩吉他、爵士鼓等流行乐器,可以这么说,华夏音乐界所有的天王天后,流行歌手,音乐家,音乐教授等等;

    总之,所有一切搞音乐的知名人士,其中绝对没有一个人是靠拉二胡,这种华夏传统乐器出名的!

    华夏的传统五大乐器,现如今都早已落魄,被音乐届遗忘了!

    学琴还不如学钢琴,人家钢琴那是国际范,弹钢琴那是优雅绅士,古琴那是老古董才会学的玩意!

    琵琶,那是绝对不如小提琴高大上的!

    筝,那是古人才学的玩意,现在早就不流行了,要学就学西洋的打击爵士鼓!

    二胡?拜托了,那更土的掉渣,哪有拿个吉他摆个poss,来的潇洒?

    笛子,有口琴好吗?有口琴贵吗?吹笛子,还不被人笑死!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让杨铭感到心痛的就是华夏传统乐器的落寞,他们在古代有着璀璨的历史,象征了那时的优雅优秀,成为那时流行元素!

    可是到了现代以后,随着中西交融,华夏文华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渣滓,西方所有的一切文化成为这个世界文明的象征!

    不过这个世界由于历史的差异,华夏比前世更加强大,表现的还好点,哪像前世所有华夏古典文化一切都被否定,甚至就连日韩都能成为引导华夏流行元素的代表!

    前世在流行各个方面,只要带上日韩二字,那就是高大上,那就是经典,那就是流行!

    杨铭每每想到前世这些,就感到心痛,去商场买个衣服,小姐用一种应该如此的语气,说这可是棒子国家过来的最新款式,可是现在最流行的,这让曾经做了棒子国家千年主人的华夏国人,该有多么尴尬的神情啊!

    虽然,今世华夏的历史征服了棒子国家和日本,但是在面对西方文化的时候,依然有太多的不自信!

    所以,这些也是杨铭今晚选择二胡乐器的主要原因之一!

    这时,会场里渐渐的安静下来,一片漆黑,只有一个炫目闪亮的光柱,直射着舞台中央的杨铭!

    杨铭坐在工作人员搬过来的椅子上,摆弄好二胡,对着前面的话筒深情的说道:“我自小热爱音乐,可是家境贫寒,音乐的启蒙来自于一位老人,是他带我走进了音乐这扇大门,是他告诉我在以后的生活中,无论怎么幸酸屈辱,都要畅想美好的未来;是他告诉我在以后的生活中,无论怎么黑暗困难,也要憧憬光明;所以我把这曲《二泉映月》献给这位老人!”

    说到这里,杨铭想起前世外公对自己的殷切期盼,对自己的寄托,眼睛一酸,不禁流了两滴眼泪下来!

    外公,今生我会让你在天堂为我骄傲,为我自豪!

    短暂的片刻,杨铭平静下心情,身体微微左斜,后背立直,右手臂轻轻一抖,拉响了琴弦,一种伤感怅然的音乐,慢慢响彻整个会场!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