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铭走出考场,就看见苏苏和乔木在外面等着他。

    “阿铭,这里!”苏苏用力挥了挥手大声喊道,粉红小脸满是关心,“阿铭哥,考的怎么样啊?”

    杨铭走到两人面前,哈哈一笑,捏了下苏苏的俏鼻,说到:“哥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噢耶,我就知道阿铭哥是最棒的!”少女兴奋的脸颊浮起阵阵绯红,也不知道她是为杨铭能够考入导演系而高兴,还是为能够和杨铭在同一个大学而兴奋。

    “嗨,哥们,你太牛了,刚才老头叫你回去,是给你开后门了吧?不过也对,如果你这种把二百多个镜头倒背如流的人才,他们都不开后门,也没人能够考入导演系了!”

    只见之前那个小胖子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了,如同机关枪一样,霹雳啪啦的大说一通。

    “阿铭,这位是?”苏苏好奇的看着胖子,虽然有人打岔自己的问话,但是小胖子说的话,让少女至少知道,心上人在在刚刚考试中肯定是出了大风头。

    “脑袋大,脖子粗,不是老板,就是伙夫!”杨铭实现了自己的第一个人生目标,心情异常高兴,不由开起了小胖子的玩笑。

    “哈哈~”乔木扯开嗓子大笑起来。

    “呵呵!”苏苏也抿着嘴浅笑,她上下打量了下小胖子,也确实如杨铭说的,脑袋大,脖子粗。

    “杨同学,不带这么挖苦人的!”小胖子苦着脸,和他的身形搭配起来,太欢乐了。

    “去吃饭了,都饿死了,吃饭再聊!”乔木肚子饿的叫了一下,忍不住喊了起来!

    “走,走,一起去吃饭,胖子也一起来吧!”杨铭一看时间都12点多了,都快过饭点了。

    几人一路说说笑笑,走出电影学院大门,随便了找了个饭店,饭桌上,大家互相介绍了下自己。

    小胖子叫王发,家里是做生意的,他老子给胖子起这个名字,就是希望小胖子一辈子发大财,等小胖子念完大学,就回去接班,跟他做生意,没想到小胖子比较迷恋电影,高考前夕,偷偷来报考电影学院了。

    正当大家为小胖子出谋划策怎么应对他的父亲时,这时,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人走进饭店,像是找什么人,四处张望,突然当他看到杨铭他们这一桌人时,眼睛一亮,径直走了过来。

    “你好,请问这位是杨铭同学吗?”中年人走到跟前,打断了杨铭他们的讨论。

    “嗯?我就是杨铭,请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姓名的?”杨铭转头打量了一下中年人,确定自己不认识他。

    “这是鄙人的名片!”中年人从手提包中拿出一张名片双手递了过来。

    杨铭也礼貌的站了起来,双手接过名片,然后坐下来,看着名片。

    “华夏天环科技有限公司?”苏苏伸头过来看着杨铭手中的名片念道,随即她又转头迷惑的看着杨铭说道:”阿铭,科技公司找你干嘛?”

    苏苏靠的如此之近,一股少女特有的体香,钻进杨铭的鼻孔,让他心海荡起层层涟漪,这诱惑太强大了;杨铭暗暗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他对中年人说道:“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

    杨铭说完,又客气请中年人坐下说话,静待他的回答。

    其实,西装笔挺的中年人一直在暗暗审视着杨铭,从一开始杨铭双手接过名片的礼貌动作,到现在客气请他坐下,一举一动,哪怕一个小动作,都让人感觉眼前这位少年与年龄不符的成熟。

    “杨铭同学,我们天环科技公司是一家从事网络音乐彩铃的科技公司,这次我过来,想代表我们公司与杨铭同学达成一项协议,是关于把《我的未来不是梦》这首歌制作成彩铃发布到网络上的事宜。”中年人清了清嗓子一口气把话说完。

    “哦,彩铃?”杨铭沉吟道,原来是前世那种专门做彩铃的sp公司,他翻转了一下手中的名片,看了下上面的名字,抬头说道:“这个没问题啊,刘信盛先生,只是不知道贵公司是怎么分成的?”

    “分成?不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想出2万元直接买断《我的未来不是梦》这首歌的彩铃版权!”刘信盛摇了摇头,笑了笑,眼前少年想的也太天真了。

    “2万元,买断?”杨铭脸上浮起一丝冷笑,他不由想起前世一首传唱大江南北的红歌,因为歌手初出道,网络彩铃费仅仅被5000元买断,何其相似!

    前世,经纪公司、通讯公司、sp公司,赚的盆满钵满,而歌手却吃糠咽菜的例子比比皆是。

    杨铭可不想今世也作为负面教材,被用来教育后辈;而且,根据他原来身体的记忆,这个世界和前世有个很大的不同!

    那就是法律的公正,**的司法,保证了社会秩序,以大欺小是有,但法律的判罚往往偏向弱小,所以导致这个世界的华夏,不管多么大的公司做事,都以法律为准则。

    所以,杨铭并不怕对方出什么幺蛾子。

    “对不起,2万元想要买断我的歌曲,请恕我难以答应!”杨铭坚决的回绝了对方的条件,这种价格简直就是对前世经典《我的未来不是梦》这首歌的亵渎。

    刘信盛一愣,他实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拒绝了自己的条件,2万元的价格确实不高,但是以一个高中生新人的地位,这个价位在他认为可算是对得起眼前少年了。

    “杨铭同学,你要弄清楚你是一个新人,之前没有任何演唱经验,在音乐界没有任何知名度;而且,据我听说,燕京音乐学院对你已经.”

    “已经和燕京各大音乐公司打过招呼封杀我,是吗?”杨铭打断了刘信盛的话,“不过,据我所知,这应该只是音乐学院那个沈利华自己的动作,不是燕京音乐学院的意思!”

    “我相信,只要我有实力,就算在燕京没有音乐公司收留,我可以去金陵,也可以去魔都上海,我可是听说金陵音乐学院和燕京音乐学院之间不是那么和谐!”

    杨铭说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静静等着刘信盛的反应。

    “什么?阿铭,那个副院长竟然做这么龌龊的事情?”乔木闻言满腔怒火,握紧拳头,气道:“我现在真想去揍那个狗娘养的!”

    “太气人了!”苏苏也撅着小嘴嘟囔着。

    小胖子则一直不停的吃着饭菜,对杨铭他们的说话,不闻不问,好像他的兴趣都在桌子上面的饭菜上面。

    刘信盛一时陷入沉默,他不由深深的看了一眼杨铭,眼前少年哪是一个即将高中毕业的少年啊!简直就是一个滑不留手的老狐狸。

    其实,刘信盛有些话没有说明,那就是虽然杨铭之前是个一文不值的新人,但是《我的未来不是梦》这首歌实在太经典了,而且在年轻人中异常受欢迎!

    刘信盛相信只要把这首经典的歌曲,制作成彩铃,炒作一番,引起年轻人的共鸣,那下载量绝对会让公司赚翻了。

    “那你想要什么条件?”为了业绩,刘信盛忍住心中的不快,继续问道。

    杨铭听到这句话,自信的一笑,朗声说道:“50%分成,而且这首歌的彩铃由我演唱。”

    听到杨铭的条件,刘信盛这下是真的呆住了。

    ...